﹝8﹞麗陽基地 ﹝回目錄頁﹞

一輛專用火車載著這個剛成立一個月的284師政治作戰連,從台北緩緩的開向台中,這火車常要避開南來北往的一般火車,我們幾天都在火車上生活。東勢是這輛火車的終點站,那天午後下了火車全連整隊,一輛大卡車載走我們所有家當,我們身上的裝備就只有頭上的鋼盔與M16,當剛始我們連隊是帶M16,後來才換成國造65式步槍。

連長帶著我們開始連隊第一次行軍,他的速度讓我們一堆菜鳥一路上走得真是辛苦,曾到麗陽受訓的中士班長在半路中常會安慰我們:「快到了!再過十分鐘就到了!」總是好長的十分鐘.....。從下午走到晚上,終於走到麗陽基地,最後拖著兩條腿走上大門那個斜坡,傳說中很恐怖的訓練在那夜間正式開啟。

當時284師、319師、117師北中南三個師新成立的政戰連,三百多個成員在那裡接受相同的訓練,傳說中要命的訓練並不是傳說般那麼無情,它其實是一整套專業訓練,而且在那年頭訓練已經很重視安全,只要自己小心謹慎,應該都可以安然度過。

平日的操練與生活也慢慢步入正軌,一堆菜鳥漸漸適應了體能上鍛鍊,懂得這個兵的角色該如何扮演,精神壓力也慢慢驅於緩和,隨著各種課程的學習,每天固定體能操練,那些野戰師的成員就有那個特種部隊的味了。冬天的山中是寒冷的,山裡的水超級冰冷,洗澡時淋在身上都還會冒煙。

在山中半年的訓練中,山訓是比較讓外人熟悉的項目,一般學生的戰鬥營也有去操作類似的課程。那是在人的身上綁出一些繩結,套住鉤環,然後在兩山之間拉出大繩索,以身上的勾環勾住大繩索,藉以迅速通過地障或從高山往下迅速到山下的方法,或人員藉著繩索從山壁慢慢踏壁跳躍下來,或藉著繩索與鉤環在山壁間攀岩......,這有許多專有名稱,如:單索突擊吊橋、雙索突擊吊橋、繩索下降....等等。

在實際去山壁或模擬的岩壁場地操作前,會安排幾節在身上綁出一些基本繩結的課程,不知為什麼,我從小對打繩結這玩意就很生疏,上完幾節課就忘的差不多,等到真正要上場時,好多基本繩結我都弄糊塗了,還好旁邊的弟兄伸出援手。不過在那基地所學的一些山訓,後來在連隊都沒再演練過,在演習中也沒派上用場。

我操作最多次是一種藉著繩索從高處迅速滑到地面的「單索突擊吊橋」,那次是因為當時有一些立委到基地參觀,就安排這些動態表演,我們都被分配到各個項目,然後就一直重覆練習,我記得在表演時,站在高高的岩壁上都要以吶喊的聲音報出自己的號碼與名字。

這個時候練兵已講求安全性,雖然在高處或山壁中爬上爬下,但身上所結的鉤環是套在大繩索上,如果自己一不小心腳滑了,鉤環會鉤住大繩索,人就不會直接掉下去。但是在那段時間,還是有意外發生,好像是319師的政戰連有個班兵在攀岩時,忘了將身上的保護勾環掛在山壁的保護繩索,結果一失手,就掉到大甲溪的石頭上,還好只是腿斷了。

除了山訓課程,其他還有一堆五花八門的課程,有些是瞭解敵人(共軍)的許多課程,例如:簡體字、敵人軍隊、服裝.....等等,還有如何摸哨、跆拳道、開鎖、急迫渡河、野外求生....等等,有些是室內教官講課的方式,雖然不用到野外出操,但是值星官會抓打瞌睡的弟兄,有時還會叫我們坐椅子的1/2或1/3,而且都得坐的挺直,不能靠在椅背上,磕睡蟲找上門時都要偷偷擰自己大腿。

我不曉得這些課程對後來在真正演習運用了多少,不過部隊總是如此,總要受點訓練才能代表曾受過怎麼樣的洗禮,才能顯出與其他連隊不一樣的地方。在我們連隊成立之初,曾傳聞我們將會接受山訓、傘訓、雪訓、海訓等各種訓練,但是麗陽基地訓練結束後,我們就回到北部,往後就如同一般連隊正常的作習,到我退伍前都沒再接受其他訓練。

在真正的戰爭中,我們這種連隊必須投入敵後從事一些任務,在平日我們必須參與在當時是個大陣仗演習的「師對抗」,在沒有戰事的年代那是我們主要的舞台。還在受訓中,我們就接到第一個任務,要去支援師對抗了!

這時我當兵都還不到半年啊!

7 8 9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