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淡水小坪頂 ﹝回目錄頁﹞

小坪頂的營區位在淡水某一處山裡面,營區範圍不大,從前門遠遠的可以看到後門,營區只有幾個連隊在裡面。

我報到的單位是當時奉命新成立的連隊,所有的軍士官、士兵都來自284師下的各個連隊,整個人員編制都是全部齊全的,最後進到連隊的是一批幾十位剛從中心抽籤分發到284師的1331梯新兵,全連軍士官總共有106人。

大部分被調進來的士兵可能都有些忐忑不安,因為這個新成立的連隊任務性質類似以前所謂的「政戰特遣隊」,作戰任務有異於一般部隊,傳聞平日操得很厲害,剛好在那個時期陸軍有個構想,想在一般野戰師下都成立類似特遣隊的單位,連隊名稱為「政治作戰連」,我們剛好在這時期當兵的好巧不巧就碰上了。

不過當時像我剛當兵兩個月的菜鳥,跟本對軍中的狀況還懵懵懂懂,什麼隊幹什麼的我一點也不清楚,等到所有人員都就定位了,連隊開始操練後,精神與體力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大遇到的折磨!剛開始在連隊實際操作訓練不是軍官或中士班長,卻是那幾個志願請調過來的「幹訓班」訓練班長。

當時的狀況應該是那時的連長所導致,那個連長之前就是幹訓班的隊長,所以跟他一起過來的一些幹訓班訓練班長,在連隊成立之初掌握了訓練權利。

在我當進入這個師的時候,在幹訓班嚇我們三天的那個下士,現在又出現了,他可能是那個連長很信任的人,最後他還揹上紅色值星官的背帶,部隊中帶兵的軍官與士官都要輪流值星,值星軍官揹紅色帶子,值星士官揹紅、白、藍三色帶子。一個下士副班長揹值星官的帶子,這是很違反軍中規定的,因為我們那個連隊是剛成立的部隊,所有軍官與中士班長編制全部到齊,每個班的班長是中士階級,下士是擔任各班副班長,比較沒機會輪到值星的機會,但是在初期的環境,許多的軍官、士官可能都不是志願過來這個連隊,大家都處在矛盾的低潮,不想管太多事,才造成這種怪現象。

那段日子我們幾乎都是以幹訓班的管教方式,在體力的操練更是極嚴格,精神壓力對我們這些菜鳥更是沉重。我們打著赤膊、赤腳在大太陽底下跑那個非常陡峭的道路,伏地挺身(一下二上)、交互蹲跳(腳要踢到屁股)都以100下為目標,動不動就得臥倒、跪在倒立的小板凳上.....

而更讓人恐懼的是這些只是師部初期的訓練,我們一個月後就必須到台中麗陽基地接受山訓,有些曾去麗陽受過訓的軍士官,把那邊的訓練說得極為嚴厲,好像隨時都有致命的危機,而且還說我們除了山訓,以後還得受傘訓、海訓、雪訓.....,在那個時間裡就是有許多的傳聞。

當時突來的體力操練,又加上對未來服役生活的不確定,我覺得那時給人的精神壓力實在太大了,本來都只是些平凡的步兵,現在突然要受一堆訓練,變成自己聽都沒聽的什麼特種部隊,面對那不知的未來日子,心種充滿著恐懼與不安,我只是想好好的當兵,直到平安退伍回家而已。

在小坪頂集訓的一個月,除了體能的操練,師部還請來了一些軍官來連上講課,都是在室內講解一些政治作戰課程,但是有些軍官大概覺得這只是軍隊裡的形式,整堂課都是講帶些色彩的笑話,在那充滿壓力的日子裡,讓我們難得有輕鬆的片刻。

小坪頂的操練還沒結束,連長突然換人,原本那個幹訓班的連長,不知什麼原因請調走人了,在新來的連長的帶領之下,整個連才依正常體制運作,不再出現下士揹紅色值星帶的事情。

一下二上的扶地挺身:幹部口令「1」,我們身體伏下,口令「2」,身體向上挺起如弧形,當身體向下時,常要撐著好久才會聽到「2」的口令。﹞

5 6 7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