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一把尺完全改變我當兵生活 ﹝回目錄頁﹞

在步兵營中我對那個營的副營長印象深刻,可能是他的長相,或是他曾在全營面前露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記得他就是副營長,我還記得上廁所遇到他,都還會向他敬禮,副營長說:「上廁所就不用敬禮啦!」他當然不會認識我這個小菜鳥,但最後我卻因為他離開了兵器連。

在兵器連一個月後,我都還沒完全學會八一砲如何操作時,有個莒光日那個副營長拿把木條當尺,到了我們的中山室,把我從隊伍中叫出來,量了量身高,問了幾句話,在下個禮拜一,我就背著大背包,裝著我當兵許多家當,這包括許多個人裝備,因為東西太多,我沒法全部裝入大背包裡,只好一手拿鋼盔,一手提小板凳,一路走得很不順暢,一個軍官帶著我坐車輾轉到小坪頂某個營區報到,這讓我往後的當兵生活完完全全變的不一樣。

在我被副營長那把尺挑中之後,連上的弟兄就有些議論紛紛,因為他們聽說我即將報到的單位是所謂的「政戰特遣隊」,而且傳聞這種連隊操得很厲害。我後來在新單位集訓階段時,發現自己少個小裝備「急救包」,因為這類裝備我們都是由原單位帶過來的,所以有天我又回去找兵器連補給要裝備,進出還是從營區圍牆的洞,連上弟兄看到我都是以那種小心翼翼的表情詢問在那邊操練的狀況。

我想一般步兵連隊中有人被調去類似特種單位,就會很容易的變成一些繪聲繪影的故事,在漫漫的當兵生活中,有許多勇猛的傳說與故事,阿兵哥就喜歡拿來當作聊天話題,但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志願去那種單位的啦!那次也是我最後一次回到我的原單位「兵器連」。

在那個師管轄下的各個單位同時間都要挑出幾個送到新成立的單位,但挑選的標準不一,甚至有兩極化的狀況,有的單位把狀況最好的送到新單位,有的單位卻是趁機把一些有問題的成員送出去。在我所在的步兵營,那個副營長挑選的標準似乎著重在身高與新兵,大概新兵在新的單位可以待久一點,我這剛進入連隊的菜鳥就這麼被那跟木條尺看上了。

在當時我才當兵兩個多月,一個菜鳥不懂得軍中許多狀況,我不知道我將進入的是什麼單位?也不曉得自己將接受怎麼樣的命運?

4 5 6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