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班長們 ﹝回目錄頁﹞

以前流行的軍教電影常會以下士班長做題材,再編入一堆趣味的、嚴厲的、感人的情節,這樣的故事都會讓人誤以為部隊只有下士班長在領導,但連隊中其實還有一堆軍官,在我們這個新成立的連隊編制最齊全,有連長、副連長、輔導長、政戰官、作戰官、通信官,各排還有排長、副排長,而在284師政戰連各班的班長全都是中士階級,下士在我們連上是各班的副班長。

這大概是新成立的單位的特色,所有軍官、士官的編制全都到齊,我在成功嶺、新兵中心與後來下部隊的兵器連,都沒見過一個連隊這麼多中士,九個班的班長再加通信組的組長,總共有十位。記得兵器連中只有一個年輕的士官長,有一天看到他穿便服,笑著對著我這個菜鳥說:「ㄏㄡˋ!假都放不完!」然後咻~放假走了,他對我打個招呼大概也是歡迎新兵到他們連上的一種方式吧!

所以我們連隊每個班都有中士班長與下士副班長,中士屬志願役,我的中士班長是一位布農族原住民,國中畢業就去就讀士校,好像要服役八年,之前不曉得待過什麼連隊,在進入政戰連之前就已經到麗陽基地受過山訓,部隊經歷應該蠻豐富,我聽到的許多軍中傳聞都是他告訴我們的,他跑步時速度與耐力都很不錯,只是有時愛哈幾杯小酒,其實他的年齡都還小我們兩歲。

下士副班長都是由幹訓班結訓,都屬義務役,不過其中有幾位是當時幹訓班的教育班長,當初是志願調到政戰連。我們在70年底剛成立時,第一任連長原是284師幹訓班連長,那幾位教育班長可能也是隨著他過來,也因為這個因素,政戰連剛開始在淡水小坪頂做師部集訓時,幾位幹訓班教育班長是主導著訓練全連士兵的權利,甚至後來下士副班長背上紅色值星帶,這一個月除了積極操練我們的體能外,給我們精神壓力非常沉重。在連隊要到麗陽基地受訓前,第一任連長突然請調走人,新的連長(就是後來我們的連長)看到一個下士副班長背著值星官的紅帶,當場提出質問,下士副班長也馬上拿下值星官帶,他後來成為我們班上的副班長。

下士副班長會背上值星官紅色帶,除了第一任連長的因素,也有連上剛成立狀況不明的背景因素,一些軍官、士官是怎樣被調到政戰連,這我就不清楚了,但在野戰師下的各個單位,大部分的人一旦習慣在自己連隊生活,很少人會志願調到傳聞操得很累的政戰連(當時還沒有政戰連這名稱,之前的是政戰特遣隊。)所以下士副班長會背上值星官的紅帶,大概只是連隊剛成立時的一個階段過程,就像現在看284師政戰連也是某個時期階段性的連隊。

我其實一直蠻佩服這些班長、副班長們,每個背起那些準則都是朗朗上口,唸的都不會有吃螺絲,有次各班在做基本教練的操課,班長大概以為我們已經聽那麼多回,就叫我學著背誦一次,我也有樣學樣的開始唸著:「聞立正口令,兩腳跟靠攏並齊。兩腳尖向外分開45度.......屁股夾緊......」什麼還有「屁股夾緊」?大家聽了都禁不住笑了出聲,哎呀!我又不是班長,沒人逼我去死背那些東西,記這些幹什麼啊?

不過284師政戰連的班長們都來自野戰師,一些步兵的戰鬥技能可能都是駕輕就熟,但政戰連作戰方式全都不同,他們某些專長可能都派不上用場,尤其在師對抗演習中,都是以排為單位,平日再分一人或二人為一組搜集對方兵力情報,襲擾破壞也是排上長官帶出去一起行動,這麼打破班的編制,班長的作用也就無從發揮。

連隊剛成立時,下士副班長的梯次應該與調進來就是一兵的士兵差不多,所以71年夏天在中壢龍岡,下士副班長就開始有人退伍,到我72年夏天退伍,已忘了連上還有沒有副班長?但是我知道我班上的副班長早在中壢龍岡時期就退伍,到我退伍時連上都沒再補進來新的副班長,而中士班長役期較長,我退伍時每個班長都還在連上,到72年六月底,他們經歷連隊的成立、麗陽受訓與三次的師對抗演習,中士似乎不太有機會調動,依我的推測,這些中士班長在後來的一段期間會成為連上的主力。

其實想寫班長們,只是因為連隊是新成立的單位,整個班長、副班長人數都滿編,很難得一見,於是寫篇來介紹一下,不是要論他們的是非,我服役時是很尊重階級的。當時我服役的年代,上兵一個月可以領到1800元,下士一個月三千多元,志願役的中士好像有一萬多元,連隊還是試驗階段,沒有因為曾到麗陽基地受訓而有額外加給。我記的咱們班長曾講個歪歪的值星報告詞,內容大致是這樣:「值星官報告,全連應到xxx員,除軍官不在,士官亂跑,士兵一人請假去打砲,其它通通不知道!報告完畢!」不曉得內容是不是完整,我記在心裡二十幾年,想起時都會覺得很好玩。

部隊中有天兵,當然也有很天的班長,我看過很會出狀況的班長是在讀書到成功嶺集訓時,我們的班長都是義務役的下士教育班長,有位班長就曾攪出一個讓全連挨罵的狀況。話說有一天值星官正帶著連隊行進時,路旁樹下突然出現一輛吉普車與一位校級長官,他在站在那邊看著我們這個連,這位班長排在隊伍最前頭,他看見長官馬上用盡力氣喊出:「部隊!立定!」當下大家都立定不動,他老兄又趕緊跑去長官前面敬禮,這位長官被他這麼一攪,頓然冒出一把火,開始大罵特罵:「部隊行進有行進間的敬禮方式!而且部隊還有值星官!.......你...你是幾期的?士官隊怎麼教的?!......」罵完了氣得頭也不回駕著吉普車揚長而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們....

在八十幾年我在一家公司工作,有位女同事的老公正在軍中服役,是義務役下士班長階級,那年豬仔正流行口蹄疫,他們的部隊被叫去協助掩埋病死豬,結果這位班長見了這麼多病死豬,於心不忍導致身體不適,他的長官只好叫他回去,不用參加此次任務。我聽到這件事覺得實在有點......不太能夠想像,軍人畢竟還是以作戰為主要任務,真的有發生戰事,在戰場不就一場打打殺殺的現實,看見掩埋病死豬就受不了,那...那怎能帶班兵打戰啊?

47 48 49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