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前不見學長,後不識學弟 ﹝回目錄頁﹞

開始在網路上看一些軍友的當兵回憶時,就常常會看到「學長」與「學弟」這詞,這讓我一直在想著,當年在連隊時到底有沒有被人叫過學長?但似乎都沒這個印象啊。

284師政戰連在70年底成立,所有人員都是從各單位調來的,新單位當然的前面就沒有學長,士兵中有少數的一兵,但大部份都是二兵菜鳥,除了同一個時間到麗陽受訓,而且在受訓期間又支援一次師對抗演習,政戰連作戰模式對當時的我們可能都是全新的歷任,執行任務中,不僅沒有老兵菜鳥的差別,甚至常常連軍官、士官都不在我們身邊發號司令,個人在演習中許多狀況都得靠自己應變。

新連隊沒有學長制的傳統,代表每個士兵在連上資歷都是相同,也就沒有老鳥要操新兵的事情發生,從這點來看當時在284師政戰連算是幸福的,雖然體能操得勤勞,但沒有誰能攪學長的權威,當兵也就少了那方面的壓力。我唯一有學長的時期,應該是在被調進政戰連之前,在步兵營兵器連八一砲班的那一個月,當時有個上兵負責教我跳砲操,這個學長人不錯,不會有惡整新兵的狀況。

我們連隊在71年夏天開始進來一些學弟,但我卻很少接觸這些新進來的弟兄,因為連隊剛開始有106人,其中三個排成員素質各有不同,在日後形成不同的文化,我們那一排大部分都是1331梯的大專兵(晚我五梯次),他們是連上成立後第一批士兵中最後退伍的(除了一位三年的陸一特弟兄),所以排裡一直保持著有相當的人數,雖然後來排裡也有幾位陸續退伍,但都沒有補齊人數,一些補進來的新兵都是在別排,這也就是我對他們都不太認識的原因。記憶中連隊在72年春天回到關渡師部時,那時連上有比較多的新兵,幾個月後他們就參加一次師對抗演習。我記得有位瘦瘦的新兵很健談,他當兵之前在電影圈當替身,平日沒事就一直在哈拉那些電影拍片的事情。

一些連隊退伍人員都會進入所謂狀況外,就是在連上不必負責任何勤務或操課,只等退伍的狀態,但我們卻沒有這種福利,可能當初連隊成立時,大部份的士兵梯次都很接近,而後來進來的新兵並不多,所以即使要退伍的弟兄還是要參加連隊的體能操練、平日操課與衛哨勤務,甚至如果碰到要師對抗演習也要去打一戰才能退伍。

從中壢龍岡連上一些下士副班長就有人退伍,但因為每個班都有中士班長,所以下士副班長的缺也就一直空缺著,在71年秋冬連隊到內湖營區,那個營區有大門口與後門衛哨,我們一些已是上兵的在那邊都會輪到安官、大門口與後門三種衛哨,那個後門地處偏僻,夜晚黑漆漆的,不過我是沒見到什麼靈異事情發生。到72年春天連隊回到關渡,我們一些再過幾個月就要退伍的上兵,照樣會輪流站安官與營舍的衛兵勤務。

72年五月連隊到南部參加師對抗,我們幾個退伍日剛好在演習時間中的士兵,就在營舍中輪流站安官(單人)直到自己退伍日,這麼輪來輪去,我竟然輪到連續三天凌晨3~5點的班,心中真是不爽到極點,最後一次賴在床上不起來,四點才起床接班,讓安官桌空著整整一個小時(1~3點是我同梯的,他叫不動我,就把裝備放在我床邊,自己早就跑去睡覺了。)還好那時師部沒有軍官來查哨,不然我可能沒法順利退伍了,好險,好險......

(因為網路軍友回憶常會有士兵之間學長、學弟的相關敘述,我一直懷疑我們那個年代中士兵之間是否有學長、學弟這種不成文的制度,後來看到同個年代當兵軍友的當兵回憶,我似乎比較確定我們當年是沒有的,至少在我待過的步兵連隊與政戰連,我並沒有聽過有人有這種稱呼,當時的習慣應該都是以老兵、菜鳥來做分隔。)

45 46 47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