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遣退回原單位 ﹝回目錄頁﹞

284師政戰連直到我退伍之前都還在試驗階段,不曉得我們的名字是不是都還掛在各自的原單位裡?軍中的人事作業,我這個小兵不太了解,因為當初到了小坪頂開始訓練後,我們就都沒辦法再調回去原單位,在政戰連過了好長的日子之後,心中對原單位也就淡忘了,反正就這樣被操到退伍吧!認命了。

有一年我們連隊又回到關渡師部,那時我已是上兵,有一天在營舍裡面站安官,外頭有個別連的士兵一進來就叫我的名字,我看著他覺得很陌生,滿頭霧水的問他是那位啊?他說他是六營(我原單位的),還跟我是同梯入伍的,後來有接連上業務,當時不曉得他是到我們連上或是師部洽公。

我記得我剛下部隊時,與我一起共有五、六位同梯被帶到步六營,然後再分配到營之下的各連隊,這其中就只有我被調到政戰連。記得當初分發連隊時只有我到六營兵器連,我與這位來找我的同梯應該不在同個連隊,所以心中一直很納悶,從二兵到上兵經過那麼長的時間,他怎還記得我?只是同梯次卻不同命運,我的兵運註定要比他們辛苦一些。284師在71年秋天師對抗後沒多久就移防到金門,政戰連因為在試驗階段,就沒有跟著過去,後來配屬給金門回來的226師,如果我一開始沒被調到政戰連,應該也要過去金門半年,並且在那邊退伍。

我們與原單位後來距離是越來越遙遠,從政戰連成立到我退伍前,連長就只有遣退連上一位弟兄,連長很少會這麼做,這是唯一的一次,而這事情後來還牽連到我身上......

這事應該是在71年冬天,我們連隊在關渡師部,我們連上被分配到一個側門的衛兵勤務,當時下士副班長差不多都退伍了,所以我們士兵有的站安官,有的去站衛兵,衛兵要去交接,當然要由安官帶著,但這只是連上人員職務的調配,其實大家全都是同階級的士兵,彼此梯次都很接近,又都是連隊剛成立時同一個時間被調進來的,在連上的經歷都相同,其實誰也管不了誰。

那時是個寒流來襲的氣候,營區接近淡水河,更讓人覺得冰冷,這有一天我們連上有個弟兄被師部查哨軍官抓到嚴重缺失,他老兄在衛兵哨亭中竟然裹著棉被!這事報到我們連長這裡,代誌真是大條了,平日再怎麼冷我們都還是赤裸上身在長跑,不怕苦不怕難的政戰連,衛兵竟然是躲在棉被裡執勤,這下政戰連的面子真是掛不住了,連長做出從來沒有的處分:「將該員遣退回原單位!」

大概我們那位弟兄平日給連上長官印象就不好,又弄出這麼難堪的狀況,連長才會做這種處分,只是這樣的處分在連上前所未有,大家都感到很訝異,當時連上在中山室不知在幹什麼,那位弟兄同排的難兄難弟就起來聲援,說如果要這樣處分,那帶他的安官也要處分,結果查一查當時帶他的安官竟然是我,「轟!」突然晴天一聲霹靂打到我身上!

其實我跟本忘了是我帶他去上衛兵的,在部隊中衛哨勤務總是那麼週而復始的輪班,那會記得什麼時候誰帶誰?我還一直回憶著帶他去崗哨時,他有帶著棉被嗎?棉被那麼大一件,應該很顯目才對,真不曉得那件棉被是怎麼跑到崗哨裡?這事情在那位弟兄離開政戰連後就沒下文了,連隊的事可大可小,全在連長的拿捏中,那位跳出來說話的弟兄,連長並沒理會,我也沒什麼事,事情就告一段落,如果我沒記錯,那位被遣退回原單位的弟兄,後來會隨著284師到金門,最後在金門退伍。

當兵這事就這麼奧妙,當初政戰連剛成立時,如果要叫誰志願進去,可能大部分的人都避之惟恐不及,但經過一年多的時間,遣退回原單位卻變成一種很嚴重的懲罰,不過當年看起來那好像是一種懲罰,但退伍後在回憶當兵過往時,或許在那段服役期間,有機會能多待幾個不同的單位,駐紮在不同的地點,有更多的經歷,反而會讓軍中回憶更增添許多的精彩。

44 45 46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