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二次師對抗演習~狀況結束 ﹝回目錄頁﹞

這個任務的隔天,我還是守在十字路口的機車行裡,到了中午政戰官一臉笑容的走進來告訴我:「演習狀況結束了!」這一瞬間我真是有說不出的高興,當兵期間就屬這一刻最爽快!回到排部換上軍服,走在這幾天都得要戰戰兢兢的街道上,心情真是無比的舒暢!我想當時我們連上每個人都有同樣解脫後的輕鬆。

聽到演習結束的消息,我回到排部帶了幾包演習的口糧去送給機車行的老闆,這個老闆吃檳榔吃的滿口紅,平日話不多,有次說他們家的雞「撞牆死了」,還請我吃了一頓晚餐,非親非故,在別人家裡打擾了好幾天,實在很不好意思。退伍好幾年後,我有回開車到那附近亂逛,試著想找到那個十字路口,但不曉得是許多建築物都改變了,還是我忘了地名,我始終沒找到那個地方。

在排部經過一番收拾後,我們坐車回到演習前集結的地方,全連在一塊空地集合,成講話隊形聽連長訓示,連長還提到我在那個環境中沒有被俘虜的事情,連長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在那種環境中沒有被俘虜,那其他人都不應該被俘虜了。連長當然希望我們在演習中都沒有被俘虜,但事後不會因此有什麼懲處,畢竟我們的任務都是在對方兵力範圍之中,許多狀況都很難預料,可能我所在的區域狀況比較多,才被連長拿出提一下。

我記得那一次演習中,我們這一排是沒有人被對方俘虜,但是我不記得別排的狀況,只記得別排有個通信組的弟兄有被對方俘虜,他是連上唯一與我同梯次的,事後他告訴我,他要被抓到之前,還趕快要吃掉身上攜帶的密碼表,我們當年怎都這麼認真啊?密碼表髒兮兮的,還要往肚子吞,想到這事我現在都還是有些感動,因為那種情形似乎只有電影中才有的情節,至於當時他們那一排是如何與對方遭遇,我就不清楚過程了。

我後來在回憶這場演習時,還是覺得有許多奇妙的地方,我好幾次都與對方部隊近距離擦身而過,而且是在不同的狀況下,但就是沒有被俘虜,除了有許多的幸運之外我想還有某些因素,聽說以往政戰特遣隊在演習中都會是兩人一組騎機車出任務,我們在第一次演習時就是以這種方式搜集情報,所以在演習中有兩個人著便服共騎機車,外表又是阿兵哥模樣的,八成不是政戰連就是演習中諜報隊人員,這種方式反而被對方識破的機會較大。

但我在這場演習中,因為沒有機車代步,常是騎腳踏車或徒步,當獨自一個人出現在對方部隊身邊,或許他們有人會對我有存疑,但又怕誤認因而不敢冒然下手,大概沒料到對方政戰連的小兵敢一個人那麼靠近他們吧?也許最危險的方式也是最安全的方式。

雖然我們平日是便服偽裝,但在當時師屬下的政戰連並不能蓄長髮,外表還是一副阿兵哥的模樣,其實要被識破身份的機率是很高的。我那次是穿一件學生制服當作平日的偽裝,為了符合在機車行的環境,剛開始只是塗了些油污在衣服上,後來那地區對方部隊越來越多時,我衣服上的油污也越塗越多,有次回排部,有位弟兄看我衣服上一堆油污還說:「偽裝做的很徹底啊!」我也只能苦笑著,在那個環境為了自保就會自動有一些反應出來。

師對抗雖然只是一個模擬的演習,但對政戰連而言,與對方處在敵對狀況確是很真實的,尤其我們會襲擊他們的人員,破壞他們的車輛、大砲,我們任務成功對他們最切身的一點,是可能會讓他們在演習後受到懲處,這就會造成真正的利害關係。像我們排裡人員去破壞對方大砲的任務中,他們相關主官回去可就難究其責了,而前一天我經過他們身旁時,他們還猶豫著不敢來抓我,這大概應對了一句話「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在這場演習中帶我們這一排的政戰官,是專科班出身,我退伍後到麗陽基地參加教召時有遇到他,那時他也退伍了,他說他退伍後剛開始謀職不易,連要去應徵推銷瓦斯爐的工作,老闆原本也不想用他,後來他出去推銷時一天就賣了兩台,才讓老闆對他另眼相看。過了幾年他自行創業,創立一家木製手扶梯的工廠,參加教召時他已是小有成就的老闆,果然不改服役時機靈的個性。

這場師對抗演習結束後,我們連隊又回到關渡師部,後來又到內湖某營區大約半年,72年春天又再次回到關渡師部,在六月中旬參加284師政戰連第三次的師對抗,只是那時我已退伍返家了。

43 44 45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