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二次師對抗演習~襲擾破壞(二) ﹝回目錄頁﹞

雖然昨晚被罵的很慘,但還是在演習期間,這場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隔天我照常在十字路口旁的機車行內,繼續盯著路口,午後排上長官與裁判官突然走進來,看到他們大白天穿軍服出現讓我很驚訝,因為現在還是演習狀況中,我們軍服上的識別是與對方不同的。原來他們是去昨晚的現場找其他炸彈,結果在馬路旁的排水溝找到這些代替炸彈的木頭,之前他以為我因為恐懼所以沒把全部炸彈放出去,這下終於還我清白了,我是有放炸彈的,只是當時情況太緊急,沒把炸彈放在他所想的大卡車與吉普車下。

對這行動我現在有許多想法......

一直在想著當時的情況為什麼要派人去放置炸彈?如果是在真正的戰爭中,大家用力丟幾個手榴彈,把大卡車與吉普車炸了,造成對方人員的恐慌,當他們的人員在慌亂中一現身時,再用槍枝把他們全部都收拾不就行了,但我不知道在演習中有沒有丟手榴彈這樣的方式?我現在覺得當時演習中有些判決好像蠻奇怪的,像有天一輛對方偵查吉普車停在村裡小路納涼,我們排上長官就帶幾個人去偷襲,而裁判官最後還判決我們連上要有一位人員陣亡,因為吉普車上面有機關槍,但在真實的戰爭中,要對付那種吉普車,一定會先把那個管機關槍的人撂倒,他那還會有機會開機關槍?我們這種小兵並不知道演習那些裁判規則,但演習如同作戰,如果每項任務都一定要有人去放炸彈,那演習規則也太不符實際了。

我想如果在這次襲擾行動要精準把炸彈放在大卡車與吉普車下,最快的一條路就是由路旁的排水溝慢慢潛伏過去,但這有個危險是排水溝在馬路旁,沒有太多的黑暗處可以當作掩護,很容易被衛兵發現。

其實我現在還覺得我們攻擊的方向似乎有點問題,當時我們是從對方正面摸過去,還好我們那個方向是整遍的暗,不然就正對著對方衛兵的視線。而他們側面與後方也都是黑暗的,如果在真實的戰爭中,為避免引起附近其他部隊的注意,似乎應該從他們的後方摸進去,然後用刀子把他們一一收拾了......,嗯,好血腥的畫面,這...只是任務中假設狀況而已。

當然啦,這個故事中所發生的都只是演習中的情況,對方的部隊懶得找個荒郊野外休息,圖個方便在大馬路旁明亮處等著我們去襲擾,而我們排上的長官也不想走遠路,繞到他們後方行動,就近從他們正面摸過去,而裁判官最後的判決結果是什麼?我就不清楚了,如果在真實的戰爭,我覺得我有沒有去放炸彈都無所謂,對方那些人應該全部都會陣亡。那我們襲擾後為什麼還要跑的那麼緊張?演習都是比火點,難道對方一些當場受傷的、沒陣亡的,在那種突然被襲擊之後的恐慌狀態下,還會那麼神勇的跑來追我們?這我也不太知道,但當時戲就這麼演的。

這必須說明的一點是,雖然這是我們連隊參加的第二次師對抗演習,但對我們許多人卻是第一次真正參加襲擾行動,我記得當時全程心情都非常的緊張,也因此不管是軍官或士兵在一些技巧上難免都有些不熟練吧!我還是要感謝那晚對方站衛兵的先生,當時我雖然在他附近走來走去,這麼明目張膽的亂丟炸彈(木頭),但他都沒任何反應,可能是位新兵吧,不曉得事後回去會不會受到懲罰?

這再回到我們演習的故事中,排上長官到襲擾現場找回炸彈,因為我有一些是丟到排水溝裡,他當晚大概找得一肚子火,回來後才把氣都出在我身上。他還告訴我,那個晚上坐在那邊聊天的兩名軍官是裁判官,所以我除了炸掉一輛吉普車,還炸死了兩名裁判官,哈!哈!

排上長官昨晚的氣消了,大概為了安撫我,就叫我睡個午覺,演習開始後為了注意路口狀況,平日我真的不敢隨意休息,深怕一閉上眼睛休息時有對方軍隊經過,就會錯失情報,所以等到排上長官與裁判官離開後,我向機車行老闆借個桌面趴一下,真的奉命打個盹,這麼好幾天都處在緊張狀態,沒能好好休息一下,很快的就睡著了......

41 42 43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