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二次師對抗演習~襲擾破壞(一) ﹝回目錄頁﹞

演習中有一天晚上,排上長官集合了全排人員要去襲擾對方部隊,那個地點就在我平日守著十字路口附近,在一條大馬路旁邊,類似果菜市場的小型建築物,上方有屋頂,四周沒有牆壁,對方有某個部隊(可能是指揮單位)走到這裡就利用此地休息,他們只有一輛大卡車與一輛1/4吉普車,人數可能並不多。

出發前排上長官叫我穿便服參加行動,這大概違反演習規定,但裁判官一時也沒說什麼,那個裁判官是空軍軍官,也許參加這種行動對他也是初體驗,心裡也是蠻興奮的吧。我們一路躲躲藏藏來到目的地的對面,前方有一大遍已收割完的農田,再隔著一條馬路與排水溝,就是對方部隊休息的地方,他們有派個衛兵站在入口處。

我們所有的人開始在農田匍匐前進,在那個狀況中,對我們來說一切都是百分百真實的,敵人就在眼前,不用誰來教我們匍匐前進該如何靠近地面,我們整個人就會盡可能的緊貼在稻田中向前爬,不過也是我們都太緊張了,其實那時他們在路燈下,我們這一面完全處在黑暗區域,又是在較低窪處(離馬路有一些高度),如果沒有很大的聲響,他們是不會發覺有人摸過來的。

等到大家都爬過了農田,目標就在前面馬路的另一邊,排上長官突然叫我過去放炸彈(一堆木頭綁起的代替品)。「啥?!」怎會有這個臨時的命令?但當時我一點都沒遲疑的就接下命令,我發現我那時被訓練到真的是絕對服從,這大概也是排上長官叫我穿便服的原因,而且頭上還戴著一頂斗笠,只是出發前他並沒有說明還有放炸彈的任務。

我獨自一個人走在馬路上,這下完全暴露在明亮的路燈下,一邊是敵軍,一邊是排上的弟兄趴在農田等待著,叫我放炸彈這命令實在太臨時又緊急,當時的我只想趕快把炸彈脫手,所以就一邊慢慢的走,一邊把炸彈丟向對方部隊處,我這舉動在這夜裡也太怪異了,但是那個衛兵一時可能反應不及,即使我從他身邊來回走過,他也沒採取什麼動作,不過當時一旁有兩個好像是軍官的還沒睡覺,坐在那邊聊天,我距離他們只有一條排水溝,似乎有聽到他們在聊著:「那個傢伙在丟什麼?是不是特遣隊的?」

我就這麼匆忙的丟完了炸彈,又回到排上長官身邊,向他報告已完成,他有些訝異我速度怎這麼快,但此刻箭在弦上,要趕快展開接下來的襲擾。他一聲命令下去,弟兄們開始放鞭炮、吹哨子,「砰!砰!砰!ㄅㄧ!ㄅㄧ!ㄅㄧ!」這就代表槍枝正在猛烈開火了,那個年代一般民眾可能都習慣部隊演習的情況,如果現在阿兵哥晚上還這麼弄出一堆緊急的聲音,可能有民眾會跑出來幹三句經。

緊接下來是任務結束後的撤退,大家又是一陣緊張的往撤退的方向猛跑,到預定集合點會合後,才一路慢慢撤回到排部,不過在這種大演習中,對方部隊也經過多日的疲憊,加上對臨時休息的環境並不熟悉,在那片刻忽然聽到一堆鞭炮與哨子聲響,或許一時也攪不清楚是發生什麼事,所以會追上來的機率是很少的。

在那個襲擾的現場,排上長官與裁判官則出面與對方計算襲擾結果,只是回來後狠狠的把我罵了一頓,因為他只在1/4吉普車下找到一個炸彈,確定那輛吉普車是炸掉了,但大部份的炸彈在黑夜中都找不到,他以為我沒把全部炸彈放出去,這讓我心情真是到了這演習中的最低點,不過罵歸罵,我還是必須回到十字路口旁,那棟還在興建中的二樓繼續晚上盯著路口的任務......

40 41 42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