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二次師對抗演習~偵查任務 ﹝回目錄頁﹞

演習開始之後,有一天下午排上長官告訴我,在我附近某道路上有對方部隊,叫我去看看狀況如何。「是!XX官!」小兵二話不說馬上執行任務,當時在政戰連已待一年,也被磨得差不多像個政戰連的士兵,雖然演習中在對方兵力範圍,每天都是戰戰兢兢,沒法像在連隊中打赤膊那般,要攪個慓悍的模樣,但服從是執行任務最大動力,演習中長官的命令小兵絕對全力以赴。

這次演習地點離我家好遠,沒法回家騎機車代步,只好去機車行對面公車牌站旁「借」了一輛腳踏車(學生去上學轉搭公車時放在那邊的),緩緩的向目標前進,走了好一段路,終於看到前方路旁出現對方的部隊,再接下來什麼辦?面對這種狀況在麗陽基地受訓或平日在連隊都沒人教,僅靠個人臨場反應,走到那邊就演到那邊。

我當時是把腳踏車先放在一旁,剛好路旁有人在賣甘蔗,就隨手買了幾隻,一邊走一邊啃,從對方部隊旁慢慢走過,一邊觀察他們的動態,有時還會走到馬路旁的田裡,假裝看看農作物,田裡種些什麼?我也不知道,我其實是亂看一通,有些調節緊張情緒的作用,也可以增加偽裝的說服力而已。

這麼越往前走就發現部隊越多,應該有幾百個人將近一個營的兵力,他們當時停在那附近,不知道是等待命令或有什麼任務,面對對方那麼多人,我真是非常...非常的小心翼翼,不敢去找他們搭訕套情報。

「好哩家在!」這麼來回走一趟,沒有半個人來盤問我,又趕緊騎腳踏車回到原本的十字路口,這麼折騰了一下午此時天色已暗,將腳踏車放回原位,徒步走回排部報告情報,排部在一個田野中的小屋中,排上長官明瞭狀況,思考了一下,沒有再進一步的指示,我收拾了一下又再回到十字路口的機車行。

我當時心中一直不明瞭排上長官為什麼沒帶我們去襲擾那些部隊,現在想想大概是兩方人數太懸殊了。在演習中每次行動結束總是由裁判官出面計算兩方的火點判定結果,政戰連以突擊的方式,聽說在計算上一個人的火點可以抵數個人(我不確定能夠抵幾個人,小兵總是在執行任務的行列中,現在不太確定那些演習規則。)一個排幾十個人去襲擾有幾百個人的一個營,如果以火點來計算,政戰連整個排最後可能全數陣亡吧!電影中藍波老是以寡敵眾,槍枝隨便一掃,一排人就倒地不起,而他最後還是能生還,在演習中絕不可能會有這樣的裁判結果。

我參加的兩次師對抗演習地點都在南部,而我本身就是南部人,應該會佔著地利的優勢,我小時候家裡也是農村生活,在演習的整個背景環境我都蠻熟悉,雖然外表看起來還是個阿兵哥的模樣,但在便服偽裝時的言談舉止很快就會融入周遭的環境中,排上在另一處地點派有兩位弟兄(家住北部),平日也是便服偽裝,但不知什麼原因,後來被當地居民覺得很可疑,還被人報警來關心一番。

在演習中我晚上躲的那棟興建中的樓房,在演習最後階段,樓房的屋主突然知道晚上有人會進去他正在興建的新屋,有天就綁著一條狗狗在那邊站衛兵,我趕緊去向屋主說明一下:「拍謝啦,是阿兵哥在演習......」嘿,我只是在當兵而已,別放狗咬我!

不過能夠在這次偵查任務平安脫身,最主要還是那一營沒有半個人出來質問我,也許他們已經趕了太多的路程,早已疲憊不堪,即使心中有懷疑,也懶得理我這個啃甘蔗的路人,也或許是沒料到有對方政戰連的小兵敢用徒步的方式,與他們這麼近距離擦身而過。

我在演習中心裡常在盤算著:「如果有對方的部隊來質問我的身份時,我該編什麼裡由應付?」我腦海中似乎有許多預設的對策,但如果真的被盤問時,被識破身份的機率大概是很高的,我想依照我在麗陽基地結訓演習被俘虜時的臨場反應,我不可能輕易讓對方俘虜,最後可能也是跑給對方追,但麗陽那次對方賞我一顆空包彈,在師對抗中面對對方那麼多人,我的下場會是如何?是一堆空包彈從後面打過來或是被一群人打到頭破血流?還好,還好,什麼事都沒發生。

39 40 41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