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龍蛇雜處的步兵營 ﹝回目錄頁﹞

在幹訓班被胡亂攪了三天,我與幾個同梯的被帶到林口某處基地,報到時卻發現一個營空空蕩蕩的,原來都出去演習,過了兩三天,有個半夜他們全都回來了,我這才開始部隊的生活,那裡是284師某個旅之下的六營步兵營。

我被分發到營裡面的兵器連八一砲班,兵器連是步兵營中算是較輕鬆一點的連隊,聽說在演習時有車子可以坐,不必像步兵都靠雙腿走路。兵器連的兵要會操作那種不重又不輕的小砲,一個人扛起一門砲也是訓練之一,一些老鳥平日就教我跳砲操、扛炮....,生澀的菜鳥以為往後的生活就要這麼過,其實那時我胖了一點,因為新兵訓練中心伙食不佳,下部隊後覺得菜色齊全,所以胃口大開,而且較有空閒的時間上福利社。

剛進來的菜鳥,總是會有些不一樣的待遇,在晚點名後,幹部就會叫一聲:「xxxx梯之後的留下來!」當兵都是分梯次,梯次數目越多越菜,就這麼一些菜鳥就會留下來操練一下,不過都只是一些基本操練,像是複習一下立正標準姿勢,沒有胡亂整新兵的狀況,不過我有一回站衛兵就是被整了一下,每班衛哨兵應該都只是兩個小時,但是排到我的時候,被柪成要再輪回去,就變成四個小時,菜鳥沒辦法爭取什麼,我就這麼站了四個小時的衛兵。

那個衛兵崗哨就在我們連上的旁邊,我都還記得崗哨上有一門機槍,但機槍跟本都壞掉了,大概是報廢的武器,架在那邊嚇嚇外人而已。四個小時的衛兵從半夜直到凌晨,一大早看到連長在連上向這邊望著,我趕忙持槍向他敬禮,他突然問道:「另一個衛兵呢?」另一個衛兵是個中鳥,在衛哨亭內睡覺,一聽到聲音才出現跟連長打聲招呼。

這種步兵單位成員實在複雜,學歷參差不齊,成員來自社會各行各業,體型、身高沒一定標準,平日老是會看見一位管訓班出來的仁兄騎著腳踏車到處亂逛,聽說他會有時會胡亂掛軍官的軍階。有次連上的某個弟兄告訴我,如果戰爭發生的時候,他在戰場上要挖個洞躲在裡面直到戰爭結束,這很真是太奇怪的想法了吧!

我們那個兵器連連長在自己的小寢室,還有台個人電視。有天晚上收假晚點名時,我們那一排有個弟兄逾假未歸,連長突然大發脾氣對著我們這一排命令:「跪下!」排上弟兄個個面面相覷,排長示意大家照辦,於是整排就在晚點名時在連集合場罰跪,軍中跪姿是用單腳高跪著,當時排長並沒有跟著跪。稍晚那位逾假未歸的弟兄回到連上,原來他搭的火車誤點,他還有帶鐵路局的證明,後來連上也沒處罰他,所以一排的人就這樣白白被罰跪了。

在部隊中許多事都是老鳥帶新兵,連休假外出也一樣跟著老鳥從營區圍牆的洞出去,當時因為怕外出穿軍服被憲兵取締,所以進出營區都不經由大門,這樣似乎變成一種正常的方式,但後來部隊下了一道命令,如果人員任意從營區圍牆出入,衛兵可以立即開槍射殺。

我在步兵單位雖然只待了一個月,但是我在那裡過的是真正步兵的生活,那時那個營快要下基地,所以常會加強訓練,我在那個月曾與他們一起跑五千公尺、山頭攻擊訓練、打靶射擊,有次全營還集合在一起操演鎮暴操,這些最後變成我當兵中很短暫的步兵回憶。

3 4 5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