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二次師對抗演習~十字路口 ﹝回目錄頁﹞

當戰事開始,我們各排已到預定的地點就定位,這次不像第一次演習,是使用機車來做交通工具,四處蒐集對方軍隊情報的模式,而是以一人或兩人為一組,劃分區域從事各項任務,我被派到一個十字路口的一個機車行,後來發現竟然是非常辛苦的差事。

雖然演習前我們都有研究過作戰區域的地圖,但對於一些實戰經驗還不足的我們,事前還無法憑地圖就看得出來許多端倪,畢竟我們都只是小兵而已,並不懂得許多戰術的專業。

那個十字路口在嘉義縣某個小鄉鎮,有幾條路通往其他鄉鎮,我記得其中有一條路可以到新營,有一條路到朴子,有一條路到嘉義市。那個鄉鎮是典型的台灣小鄉鎮,周圍有許多農田,當時鄉下民情都很純樸,那個年頭部隊常常會在外面演習,老百姓是司空見慣了,我在我的故鄉從小也常見部隊來往的畫面,在我讀國小的時候,還曾在附近看到傘兵降落的場景,只是這一回我變成戰爭中的角色,而十字路口的周遭都變成敵人的區域。

當演習狀況開始之後,我發現四面八方都有對方的軍隊,路口常有對方各種部隊通過,這個可通往好幾個鄉鎮的交通叉路,可能是對方軍隊在移防時必經道路之一。

我白天所在的機車行,是軍官之前來安排好的,用來偽裝我的身份,我事先準備了我當學生的制服,假裝是店裡學徒,白天除了要注意路口對方部隊的來往,還要去偵查附近對方軍隊紮營的狀況。當我發現附近緊張的情勢,一件衣服最後塗滿機車油,讓偽裝更逼真,還向機車行老闆問清楚房屋後門的位置,如果真有緊急狀況發生,才能夠緊急逃脫。

到了晚上機車行打烊了,我必須到機車行旁的一棟興建中的二樓樓房躲著,繼續監視路口的任務,那棟樓房二樓前面還沒舖上磚塊,整面是空的,我都是拿幾塊建築用的模板靠在牆壁,我就坐在模板下看著路口。有天晚上排上長官叫一個弟兄來與我共同執勤,夜裡剛好有一堆對方的部隊在道路上分兩列行軍移防,我們兩個一人各計算一列,人數有幾百個,待他們通通走過之後我趕緊下樓到對面的公用電話將人數與移動的方向,通報給我們的排部。

我們排部設在附近田地的一座平房,也是軍官先來安排好的,那地方提供我們回去集合,有時可以洗個熱水澡,另外還有個弟兄被安排到附近的一戶人家,專門接聽電話,我們有什麼情報與狀況,利用公用電話通報給他,排部再回報給連長(那時還沒有呼叫器,也沒有個人手機。)

演習中我們三餐如何打發?不曉得是連上長官帶來給我,還是我回排部吃飯?這方面我已經忘記了,但我記得演習中是沒逼真到三餐都得吃演習口糧。我也一直回憶著在這演習幾天裡,白天與夜裡都有任務,那什麼時候可以睡覺呢?是利用凌晨短暫的時間嗎?記憶中在這次的演習裡是很少有時間可以好好睡一覺,從狀況開始到結束都在緊湊與緊張中度過。

隨著演習戰事的發展,演習越到最後關頭,這個十字路口周遭也越來越熱鬧,外頭兩方到底打到那裡,那邊贏那邊輸,我一點也不知道,我除了執行任務,越來越要小心謹慎,希望自己在這種演習中能夠全身而退,我在這個十字路口每天都在上演著自己的安危之戰。

38 39 40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