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休假 ﹝回目錄頁﹞

﹝照片說明﹞70年12月31日,在谷關受訓時休假回台南,有位別班的弟兄到我家玩,兩個人同遊台南市當時舉辦的工商展覽,那位弟兄是基隆人,後來有次休假我也到他家做客。

以前當兵分發部隊都是靠運氣抽籤,抽到那裡就得到那裡服役,像我這南部人就抽到台北的部隊,每次休假如果回家,大部分都坐當時跑高速公路的國光號,一趟要花軍警票好像二百多元,須坐個四小時,如果晚上開始放假,回到家通常已是半夜,因此平日的休假不常回家,大部分休假都在台北市亂逛殺時間。

大都會的路人似乎都形色匆匆,趕著要去那個地方,弄得我也得加快腳步,但一個異鄉的阿兵哥那有什麼地方要趕著去?一大早只是趕著去新公園看看報紙罷了。

算一算,似乎有一年多都在台北市附近的營區,那麼多的休假日,可以看很多東西,走很多的地方,當時的中華商場、西門町都是一次一次的逛來逛去,附近的百貨公司、戲院、歌星秀的大歌廳、電動玩具場......到處殺時間,有次還進去英雄館看平劇,整場我跟本不知道在演什麼。

在當時西門町有許多經營色情的理容院,門口的「三七仔」都會不時招呼路人,我有次路過,就被一位「三七仔」盯上,大概看我是阿兵哥的外貌,就一直跟著我好幾條街,一直在遊說著我,最後好不容易才把他甩掉,真奇怪?我臉上有寫個「嫖」字嗎?當時我是個剛從學校畢業就當兵的年輕人,那種情色場所是不敢進去的。

有時帶張台北市地圖,走好遠的街道到某些市區的景點,有時買張可以坐好幾次的車票,坐著公車隨意跑,有時坐到自己也不曉得公車已跑到那邊了,不過也無妨,阿兵哥時間多的是,再坐著原公車回來就好。

博物館、忠孝東路的私人畫廊,看展覽也是殺時間的好方法,看電影則是度過一天的最快的方式,那種兩片同映的二輪電影院,看個兩片就四個多小時,看完了再找一家看兩片,看夠了吃個飯剛好可以回營區。

那時西門町圓環旁有家「紅樓戲院」專演兩片的電影院,那是我常進去的地方,但偶爾總碰到一些怪怪的男士會來座位附近「試探性」的動作,有回我座位旁就來個年輕人,一隻手慢慢的摸過來,我察覺有異,很不爽的狠狠的瞪他一眼!他很快就走了,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退伍後有回看到報紙副刊一篇有關「紅樓戲院」的報導,原來那是男同性戀聚集的場所!

有時也會看首映的電影,像當時的「軍官與紳士」、「Top Gun 捍衛戰士」、「洛基」.....,許多電影我記不得內容了,但是電影院散場時都會播放電影主題曲,退伍後再聽到那些歌曲,總會有進入時光隧道的迷惘。

那時「席維斯史特龍」演的「第一滴血」令我印象深刻,因為主角是特種部隊的退伍軍人,擅長許多特種部隊的技能,當時我們的連隊就類似這樣的性質,而且他結實的肌肉可能也是我們平日操練的目標,雖然我們不可能鍛練到那個樣子,但後來我在為連上畫海報時,如果畫到關於我們連隊的種種,人物身材都以「席維斯史特龍」為模特兒,連上的弟兄看了都很開心。

35 36 37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