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出公差 ﹝回目錄頁﹞

284師政戰連自成立到我退伍,曾多次進出關渡師部,那裡面沒幾個連隊,但卻有一堆官,軍營中一些雜事總要找些兵來當公差,我們在初期階段常會被師部點名要支援公差勤務,那時我們已從麗陽基地結訓回來,而且參加過一次師對抗演習,但對於我們這種才成立不久又是在試驗階段的連隊,在那種大單位裡許多官的眼裡,他可能不管你們是什麼政戰連,也不管你們每天打赤膊跑多遠,擔負是什麼特種任務,這些在他們眼裡大概不當一回事吧,能找些兵來替他們做一些事情才是重點。

在那邊公差勤務有好多種類,文的武的都有,清潔工、苦力工都會找上政戰連。有天晚上連上曾派出一堆人荷槍實彈去後山幫忙搜尋逃犯,但沒有收獲。還有段時期一些弟兄被派去與憲兵同守大門口衛哨,這樣長時間抽調一些人力,對一個還在訓練中的連隊似乎不太妥當吧。有次那裡頭在蓋一棟房子,我們就去支援用那種單輪的手推車或拿自己的臉盆,走木梯把混凝土送到屋頂。清潔的公差應該較普遍,有次我曾與一些弟兄就被叫去打掃師部的軍官浴室,在那裡還看見連隊剛成立時,在小坪頂初創時期的連長,他原本是幹訓班連長,在我們到麗陽受訓就調走了,可能後來調到師部裡擔任什麼職務。後來又有一次我與另位弟兄被派去支援師部畫圖表.....諸如此類的公差真是五花八門。

我想一部分因素可能因為我們是師屬剛成立的單位,人數都滿編(人多好運用),平日又沒有特別任務,所以一些師部的公差才這麼容易找上門。如果我們後來沒有到中壢龍岡,都一直駐紮在關渡,284師政戰連最後可能會被攪成公差連,對於整個連的戰力與訓練一定大打折扣。

71年夏天連隊到了中壢龍岡,那個營區在軍團外,284師政戰連在這裡的定位大概有些不同了,至少比較像個正式的連隊,連隊運作方面沒有在關渡時的許多約束,也較接近傳說中的政戰特遣隊,最重要的,沒有人會叫我們出公差去打掃別人的廁所或是浴室了!

不過軍團某單位有次叫我們派公差,但不是苦力勤務,是要幫某位上校長官整理檔案資料,連長就叫一位副排長與我一起進軍團裡出這趟公差。其實工作很輕鬆,副排長負責先將一堆檔案分門別類,我只是寫上編號與名稱,但檔案實在太多,我們當天沒法完成,只好隔天下午再去一趟。

隔天要再過去軍團時,副排ㄟ覺得那個公差太無聊了,叫我一個人過去就好,副排長的命令我也就服從啦,一個人走了好一段路又到軍團裡面,向上校長官報到後,坐定想要繼續昨天的工作,但一時我就傻眼了,因為昨天都是我們副排長依照他的邏輯方式分類,而我一直都在忙著書寫標頭,跟本沒注意他分類的細節,這下子我也就沒法再接著攪下去,只好向上校長官報告,他也沒說什麼,只是叫我們明天再來一趟了,就拿了一些香蕉讓我吃完再回連上,嗯,當兵難得遇到上校長官請我吃水果。

會記得他是位上校,不是因為他請我吃香蕉,是因為當時剛好有人請他繳交個人資料,說要提報晉昇將軍階級用的,我聽到上校長官在嘀咕著:「我又不想昇將軍啊......」我都以為當職業軍人多半會以掛幾顆星星為最大願望,但這位上校卻不想當將軍,所以讓我印象深刻。

我們連上與我出這趟公差的副排長,是政大畢業的預官,連隊在中壢龍岡時他完成他當兵義務,順利退伍。

不過284師政戰連最隆重的公差勤務,應該算是陽明山中山樓那一次,那次好像是為了紀念  蔣公誕辰,郝ㄅㄟㄅㄟ要在當天率眾將官與其家屬們健行,中午要在中山樓用餐,而我們的任務是端盤子,事先我們還坐卡車上中山樓預習程序、行走的方向與站立的位置。哇!真不得了,這下子我們可以看到中華民國當時所有的大將軍,這個盤子端的也太有價值了!

不過郝ㄅㄟㄅㄟ英明,最後他決定只吃便當,所以我們這場公差最後沒成行,這是我服役期間政戰連第二次與郝ㄅㄟㄅㄟ帶上關係,第一次是我們在麗陽基地受訓時,他搭直昇機去視察,那時我們剛好在教室上課,連長大喊:「起立!!」我們用盡力氣問好,不過我的座位在中間,跟本沒看到前面是什麼狀況。

﹝郝ㄅㄟㄅㄟ是指郝柏村先生,他當時任國防部參謀總長,1958 年「八二三砲戰」時,他擔任陸軍第九師師長,戍守第一線小金門禦敵。我們當兵時阿兵哥都說郝柏村對待士官兵很不錯,所以私底下都會稱呼他是「郝ㄅㄟㄅㄟ」,是「郝伯伯」的暱稱。﹞

32 33 34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