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戒嚴的年代 ﹝回目錄頁﹞

解嚴的話題常在選舉中被拿來炒作,這裡不是跟著附合,只是敘述當年遇到的一些往事而已。

民國六十幾年南部的某五專學校,新學期來了個年輕又貌美的英文女老師,還是剛曾美國學成歸來,在我們那個大部份都是男學生的學校,還真是一件讓人討論的話題。

這位女老師也有教我們英文,記憶中她教學都蠻認真的,有次還因為一堆同學翹課去看球賽,無奈的還當場在教室落淚,我還記得期末考她出了一道英文作文,事先告訴我們題目,叫我們回去先準備,那個題目是如果知道自己即將失明,最後三天要做什麼事?我寫著前三天要看山看海,前二天要看自己的家人,最後一天要看自己,那次她給我的分數不錯。

經過一個暑假,在即將開學時突然在報紙看到她的名字出現在頭版的位置,「警備總部宣佈偵破葉O蕾叛亂案!!」好大的新聞,好大的帽子,當時報紙的報導內容大略是「她在美國求學階段,因感情失意,而被判亂份子吸收,回到台灣後,利用寄信時以某些暗語來傳達當時政府的一些訊息。」

開學時當然就不見她的蹤影了,她的父親好像原是學校的秘書,人也不見了,訓導主任還來叫我們每個學生,在紙上寫出她在教學時是否有不當言論,大家不知道該寫些什麼,草草兩三字交差。不知道她後來被關了幾年?當年許多類似案件被關的人後來都躍上政壇,甚至位居高位。

那是我當兵服役前一、二年的事,當年形容那些叛亂份子,都會用一個名稱:「那一撮叛亂份子」,所以從學生時代作文,到當兵時莒光日「大家寫大家畫」與分組討論時,常常會引用「那一撮叛亂份子」這個詞,其他像「在英明政府領導之下」諸如此類的制式文字也要三不五時拿來發揮。退伍後曾在報上看到一則笑話,有個反共義士應邀四處演說,當時對岸發生四人幫的事件,他也引用「那一撮」的詞句,說:「像江青下面那一撮實在亂七八糟......」

在當年環境之下,一般人對政治的談論都有一定模式,現在看來似乎很難以想像,但後來看到電視某個頻道播出北韓的狀況,才是讓我嘆為觀止,內容是記錄一群北韓的老先生、老婦人,因為眼睛病變導致看不見,後來經外來的醫生治療後重見天明,拆開眼睛的紗布之後,他們是立即在他們的父子檔領袖照片面前又跪又拜,痛哭而泣,將一切功德歸於他們的領袖,還要以後代子孫做牛做馬報答領袖的庇蔭,雖然是在電視鏡頭下的表現,但這些老先生、老婦人在說這些話時都是那麼侃侃而談,看得我心中實在佩服極了,因為我以前在軍中莒光日小組討論時,說那些東西常會吃螺絲,而且當年在台灣如果隨便找個婦人,要講那些歌功頌德的話也不可能講得那麼溜啊!

戒嚴的年代在軍中當兵是否會有什麼不同?我想有些部分可能與外面社會都一樣,對政治的事都套入那個模式,不要亂講話就沒事,況且在軍中如果沒休假,整個對外的資訊都是封閉著,其實像我從小就在反共抗俄的年代生長,思考上也與當年軍隊要給我們的資訊都差不多。當年國民黨當然是深耕在部隊中,但也不是每個輔導長都會要求連隊成員一定要加入國民黨,這個可能也要看連隊與輔導長的作風,我們連上就不會有強迫弟兄要加入國民黨的事情。

我們連隊71年夏天在中壢龍岡時,上面突然來個命令,往後連隊集合時,不論操課、吃飯、莒光日,都要另派兩名荷槍實彈的衛兵,當時只知道是外島有菜鳥被老兵欺負,憤而拿槍到中山室掃射,死傷多人,但在當年跟本不可能知道詳情。

二十幾年後我在網路看到一些資訊,這事件被稱為「金門213事件」,發生於71年2月146師后盤連,一些過程在網路可找得到資料,但都不是目擊者所敘述。這位開槍的主角,據說是個不識漢字的原住民,雖然事後開槍自殺,但並沒有當場斃命,被軍方救活後,最後竟是以「匪諜」起訴處以死刑,他死罪當然難逃,只是在那個年代,竟被人利用時機扣上個大帽子,也真是荒唐事一件!

31 32 33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