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轉服預官的包袱 ﹝回目錄頁﹞

那個年頭凡是大學與專科畢業服士兵役都被稱為「大專兵」,大專兵有什麼特殊禮遇嗎?這似乎又得看分發部隊之後個人的運氣,在部隊中有些業務需要專人去管理,例如:行政、政戰、參一、參二....,如果有個管理某項業務的老鳥臨屆退伍,剛好有個大專兵進來,就較有機會接那個業務,大專兵可能較有機會被送去受訓,成為一個士官,不過這都要看個人在軍中的際遇,與個人的表現而定。

我在新兵中心就曾聽說有位大專兵可能當兵被操到失志了,任憑人家再用什麼方法操他,他都沒辦法振作,最後只得讓他去廚房幫忙,這種下場還算好,有的攪到最後連命都沒了。

那時大專兵還有個很特別的地方,就是可以志願「轉服預官役」,當一般大專兵自願轉服預官役後,通過幾個月的軍官養成訓練,就會掛上少尉的軍階,但役期也變成四年半。我不曉得當時部隊中是否有政策要用「強制性」的方法讓大專兵志願轉服預官役,但從新兵訓練中心時,我們已感受到有這種壓力。

那時在新兵中心有個同梯的就在家書裡寫些連上故意操練,逼迫我們轉服預官的內容,結果那封信被輔導長檢查到,當晚就在部隊前發飆,訓示我們這些操練並不是要強迫我們轉服預官役。

也許退伍後再看當時的狀況,那種體能操練或給一點精神壓力並不算什麼,但在當時對於一些剛入伍的菜鳥,隨便用一些方法都很容易動搖其意志,而且在階級的威嚴下,對於菜鳥是蠻有用的,於是在新兵訓練中心就有一些人「志願」轉服預官役。

當我們這梯次的大專兵到了284師,第一站先被送進師部的幹訓班,狠狠先來個三天的下馬威,那些習慣用威嚇操練方式的幹訓班訓練班長,用許多菜鳥都未曾遇到的招式,例如:一天到晚大罵特罵、動不動叫我們把小板凳反放,叫我們跪在上面、帶我們穿軍用皮鞋跑陡峭的山坡路.....,像我在新兵中心沒學好摺棉被,就被處罰雙手捧著棉被半蹲在床頭。有天那個班長對大家說他剛才在浴室看到一個我們同梯的在洗褲子,原來跑步時那位同梯的一時憋不住,就把便便排在褲子裡,班長還說那個是......台大的,唉,真是尷尬......。在這麼突來的壓力下,又有一些人受不了,「志願」的轉服預官了。

在幹訓班熬過三天之後,我們這才被這個師級之下的各個單位領走,開始一般部隊的生活,也總算擺脫從新兵中心一直跟到幹訓班的「轉服預官」這個包袱。

在我心中我總把當兵視為一個過程,只希望兩年時間趕快過去,再怎樣我都不想去當四年半的官,所以一點都沒興起轉服預官的念頭。

只是....只是事情卻是那麼奇妙的變化,後來我被調去一個新成立的特種連隊,在初期的一個月操練中,又遇到這個在幹訓班對我們大吼大叫的下士班長,又用類似的操練方式被攪了一個月,而且他後來竟然變成我們那一班的副班長。

幹訓班:又稱士官隊,是師級單位在訓練下士班長的單位,嚴格操練數個月,通過訓練出來就掛下士的階級,領下士的軍餉。﹞

2 3 4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