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踢正步 ﹝回目錄頁﹞

也不曉得連上長官什麼時候發現我們這個連很適合踢正步?所以在我們駐紮的某些地點一直操我們踢正步,也就那兩個地點,關渡與龍岡,因為都是大單位,每周一長官都要來個閱兵分列式,所以所屬的相關連隊都得集合踢正步。

我從小時候每到十月十日總是會在電視前看國慶日閱兵轉播,那時各個部隊踢正步是最令人亢奮的畫面,整齊一致的動作,用力的踢腿與擺手,這麼雄狀威武的軍容真是讓人感動!到我當兵之後,在成功嶺與新兵中心踢正步只是讓人玩一下而已,下部隊後在步兵營時,那一個月營長剛好不玩這些,跟本沒踢過正步,在軍中踢正步的回憶全都是在政戰連。

一個連隊正步要踢得漂亮,不是三天五天可以迅速達到的事情,先天條件全連的身高都要差不多,還要從單兵的基本動作到整連的隊伍不斷重覆練習,所以志願役的軍士官在軍校生活數年,正步都練得很紮實,這些可能都融入他們生活中了。

284師政戰連成立之初,被調進來的成員可能有身高的要求,像我身高在175公分左右,連上最高的好像有一百九十公分左右,以前聽說差點被叫去儀隊,但因為只有國中學歷,才沒挑進去。這麼一個成員都差不多的新連隊,在試驗階段又需要得到長官們的認同,踢正步可能就變成我們表現的方式之一。

有句話說:「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我們不必當十年的兵,沒法練那麼久的功,但一趟幾分鐘正式的正步,私底下可要反覆練習好久。平日吃飯前,就要兩個一組,踢正步進餐廳,平日托槍的右手要插在腰帶上,軍官與士官在一旁盯著,隨時更正我們的錯誤,「OXX!手切下來要用力!」啊!排長點到我的名字了,我踢正步時有個左手用力擺上卻輕輕放下的懶惰動作,常會在不注意時就會自然流露出來,被點到名趕快再出點力擺手,排長說:「對啦!就是這樣!」阿兵哥要吃頓飯沒那麼簡單,事先不是要踢正步就是要唱軍歌。

但要正式出場的前一天晚上最累人,我記得連隊在中壢龍岡時,昏暗的路燈下,人員都依照高矮重新編排隊伍,整個連一次又一次重覆練習踢正步,部隊外不時會傳來軍官與士官糾正的聲音,隊伍中還會傳來隔壁弟兄的斥責聲,弄得大家心浮氣噪的,空氣中夾雜著我們踢正步揚起沙塵與我們的汗臭味,弄到好晚好晚都沒法休息。我倒喜歡真正上場踢正步的時候,也不過幾分鐘隊伍就通過司令台,也許閱兵的長官那天心裡在想別的事,也不太注意誰踢的如何吧!不過部隊總是這樣,一些看似簡單的動作都要不斷練習,練到那些動作變成我們身體反應的一部份。

分列式的軍樂開始了,連隊開始前進,聽著連長的口令:「正步~~走!」我們開始用力踢腿、擺手,耳邊有個軍樂的鼓聲做標記,「咚!咚!咚!」隨著那一聲聲鼓聲,我們的左手、踢腿就到一個定點,這片刻現場只有軍樂聲與我們皮鞋落地的聲響,我們只是跟著節奏反覆用力的擺手踢腿、擺手踢腿。連長大喊著:「向右~~看!」全連的頭部一致向右擺過去,繼續再用力擺手踢腿。「向前~~看!」頭部回正,再一會兒,「齊步~~走!」終於鬆了一口氣,又完成一次正步,下個星期再重覆這戲碼.....

有次在關渡師部,閱兵的長官誇讚我們說:「這個連隊可以到國慶日參加踢正步......」然後又要我們再踢一次,給現場其他連隊觀摩。71年有個小道消息,說我們連隊要被叫去參加國慶閱兵,還好後來沒有成真,不然那些訓練過程真要折磨一陣子了。

在參加這種閱兵分列式趁機可看到其他連隊的軍容,在中壢龍岡大操場時,也會有憲兵連隊來參加,但看他們著一般軍服時,與一般部隊是沒什麼兩樣,平日看他們服勤時的帥氣,原來都是那一身憲兵服裝撐起來的。

有一次忘了什麼原因,我們帶到一個陌生的軍營參加他們的閱兵分列式,這才看到一般連隊在踢正步的一些奇特狀況,有個連是一位老士官掌旗,我當兵的年代已經很少見那些老士官長,這位掌旗的老士官長身材已是大腹便便,紮著S腰帶讓肚子更是突出,不過還是精神抖擻的踢正步通過司令台,只是他一路踢的都是馬腿,不過這些老士官長可能都歷經好幾次真正的戰爭,在軍中有時連師長都要敬他們三分,踢馬腿不是問題,還能出來掌旗就已算是老當益壯,叫人佩服了。還有一個連有位士兵身高很矮,可能在不用當兵的邊緣吧,排在那個連隊最後面,踢正步時永遠都沒法跟上連隊步伐,看他一路踢得真是辛苦啊!

28 29 30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