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躲憲兵~2 ﹝回目錄頁﹞

我現在思考那件因躲憲兵而造成連上弟兄被毆打到流鼻血的事件,當時如果我們幾個聯手把兩個憲兵(其中一個還是官)痛扁一頓,那結果會如何?也許現在寫在網路會讓人看了爽快,但當時可能發生的後果是,一旦事情鬧開了查出我們所屬的連隊,依照軍隊連作處分,連長可能要被叫到師部大樓刮一頓,連上主官可能都會受到處分,我們幾個可能也會受到處罰(關禁閉?或嚴重的軍法侍候?)至於連隊的作法,可能全連要全副武裝,帶槍、帶背包...有的沒的裝備都帶在身上,然後被狠狠的操上一陣子(在中壢龍岡連上曾出現這種全連處罰性的操練),這種結果拖累太多人,還是不要發生的好。

當時除了在關渡師部收假老被憲兵堵人外,我們連隊常都駐紮在台北市周邊,我住南部所以休假時不常回家,很多時間都在台北市亂逛,在市區還是常會看到憲兵,有時戲院門口就有兩個憲兵在那邊站著,門口左右各一個,好像在戲院在站衛兵似的,不過在市區中憲兵不會明目張膽的追人,看到了他們趕快閃人就沒事了。

在關渡師部被記違紀者,下個休假日別人在休假時,他們要全副武裝出操一天,有次我們連上有個下士副班長被記違紀,下個星期日就看到他與一堆人在師部運動場出操,都是師部裡面的連隊被憲兵記違紀的,幾十個還真不少人啊!憲兵有他們的任務,不過我不知道他們利用阿兵哥收假時,在營區外大玩守株待兔的遊戲,這到底對軍隊有什麼幫助?

平日躲憲兵似乎變成服役時的一種常態,但在師對抗演習,憲兵對政戰連也是一種威脅,演習中最常見的是穿著野戰服的憲兵在路口指揮交通,讓演習車隊順利通過,但當演習開始時,政戰連都已在對方兵力範圍中,對方的憲兵會抓兩個部隊的人員,政戰連與諜報隊,這裡所謂的「諜報隊」是師裡面針對演習臨時編組訓練的連隊,他們的任務僅限於搜集對方兵力情報,不必像政戰連還有襲擾破壞等其他任務,演習中諜報隊是著便服、騎機車執行任務....。有關當年師對抗演習中諜報隊的資訊,我都是聽當時連上長官這麼說的,在演習中我不曾看過諜報隊的人員,其實也不可能看到,在對方兵力範圍中,兩方人馬平日都有偽裝身份。

在284師政戰連的期間,我也不曾看過政戰特遣隊的人員,與特遣隊較接近的時候就在中壢龍岡,我們在那邊住的營舍是之前特遣隊的地方,當時聽班長說,那個特遣隊到澎湖執行任務了。我服役中唯一看到其他特種部隊是在麗陽基地,那些人平日著柔道服,連跑步也是這麼穿,跑步時還會一邊大聲的吼叫,曾見他們在基地裡的沙堆裡摔啊打的,有次在基地後山撞見他們在打靶訓練,那裡不是一般制式的靶場,他們所持的M16有個類似盒子的東西,可能是用來收集彈殼。聽班長說那是涼山部隊,成員是志願加入,任務是保護政府官員......等等。

部隊中許多事都是聽說、聽說,現在在網路也有許多當兵的傳說與故事,但還是以當事人敘述的才是最準確,所以在此提到的演習中的「諜報隊」與「涼山部隊」都是當時聽說的。

兜了一圈再回到師對抗演習中憲兵會抓政戰連的成員,為什麼憲兵有這種任務?我也不知道,但那種狀況是政戰連的人是便服偽裝,而憲兵著野戰服帶步槍,所以政戰連的弟兄會被逮住,這倒不是聽說,因為我班上有位弟兄在第一次演習就曾被對方憲兵俘虜,細節過程我不清楚。

在那個演習中,我騎機車載班長在演習區四處穿梭,有天下午到了台南縣龍崎鄉的道路時,突然對面駛來一輛對方憲兵的機車,兩個憲兵都揹著步槍,這一會車後,我警覺的從機車後視鏡盯著他們,發現憲兵正在打方向燈,準備迴轉,我毫不猶豫馬上找一條路邊的小路,趕緊把機車騎進去避風頭,那邊都是彎曲的道路,憲兵一時可能沒看見我轉進小路裡,就沒追進來,我與班長待了好一陣子才又會到大路,繼續執行我們的任務。

在那個時代當兵,大部分的阿兵哥遇到憲兵大概都避之唯恐不及,都得等到脫下軍服領到退伍令的那一天,那一些軍中遊戲規則也宣告結束,一切釋然得解脫了。

26 27 28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