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躲憲兵~1 ﹝回目錄頁﹞

當年當兵外出的規定是軍人都得著軍服,除了儀容的要求外,皮鞋、腰帶銅扣更要擦得雪亮,印象最深刻的是軍服軍褲都規定要燙出幾條線,所以睡覺時會被那套軍服壓在毯子下,讓衣褲更平整,也讓那幾條線更加明顯。

但是外出遇到憲兵,隨便一挑毛病總還是會有違紀,似乎很少有阿兵哥被憲兵記個優點,我退伍後與讀書時的同學相聚,有位當憲兵的同學說他服役曾巧遇班上另一個當兵的同學,趁機送了他一個優點,不過這種「好康」的事少之又少,一般阿兵哥遇到憲兵都得趕快閃人,為了避免外出穿軍服碰到憲兵的困擾,常是一出到營區就趕快換成便服,這習慣我下部隊後老兵就會教菜鳥,一代傳一代。

284師政戰連駐紮好幾個地點,要躲憲兵的地方就只有關渡師部,其他的地方都算是獨立連的狀態下,休假時連長就會讓我們穿便服外出,在麗陽基地受訓時,休假時就是穿便服帶隊出營區的。

關渡那個營區在半山腰,收假時都得從山下的小鎮循路回營區,除了大門口有憲兵站衛哨,另外還有幾處側門,由其他連隊負責衛兵,一般阿兵哥收假都穿著便服,所以都選擇由側門進入,跟衛兵打聲招呼就行了,但憲兵也知道這些收假的阿兵哥會從那裡進出,到了收假的晚上就會派員在幾個地點抓人,我本身就曾有幾次遭遇憲兵的親身體驗......

有次收假我回到關渡下的小鎮,正要回營區的途中,黑夜的路邊突然有個穿一般軍服的阿兵哥,對著我不懷好意的笑著,我還以為是認識的,仔細一瞧,在他後面還站著了兩個白色鋼盔的憲兵,呀!憲兵!我二話不說,轉身就跑先,他們也很用力在後面猛追,後來我跑進一家小吃店,遇到一群連上的弟兄正在吃晚餐,那時連上有些人暫時被調到師部大門口,與憲兵一起負責門口衛哨,吃晚餐的這些正是守大門口的連上弟兄,那個穿一般軍服的憲兵隨後追進小吃店內,與連上那些人一照面發現都是認識的,彼此同是守大門口,也就不敢要抓我出去,反而隨便找個在一旁吃晚餐的阿兵哥交差。「金拍謝!」那個不知道是那一連的兵哥,當年是我不小心害了您!

有了這次的經驗,往後連隊在那邊時收假都得小心翼翼,有回收假要到側門的階梯時,遠遠就瞧見有個憲兵守在那裡,我只好悄悄的找路到另一個側門,那邊距離較遠,平日不曾從那個側門進出,到了那個側門向衛兵說明狀況,那知衛哨是由幹訓班學員負責,他們硬梆梆的不肯放我進去,嚕了半天叫我從旁邊山坡進入營區好了。呀!那不就變成由圍牆私闖軍營,衛兵是可以開槍射殺的啊!但當時我也不管那麼多了,總要找條路回連上嘛。那山坡蠻陡的,我在黑夜中用力往上爬,翻過矮圍牆進入營區,不遠處就看到營區中的人來人往,但發覺周圍跟本沒人會注意我,回到連上心中覺得很無奈,當兵休個假還得這麼攪,很累!

還有一次過程就更激烈了,最後還演變流血事件。那天我收假回來,在山下小鎮遇到幾位同排的弟兄,這麼加起來好像有五、六位,其中有個弟兄還是柔道數段。走到要上側門的階梯前,就看到兩個憲兵守在那裡,一個是軍官,另一個是士兵,我們人多勢眾,一時之間沒有人想退縮,大家還是要上階梯,憲兵來問話了,大家都不搭理,憲兵一急開始動手抓人,弟兄中有人喊了一聲:「跑!」大伙開始從階梯往上衝!一陣緊急的拉扯!我忘記我是如何掙脫的,只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猛跑,過了側門衛兵回到連上,這才發現有個弟兄被憲兵逮住了。

稍晚連上長官去憲兵隊把人帶回來,那名弟兄道出在那邊被憲兵動私刑,毆打到流鼻血,回來之前還叫他把沾到血漬的衣服洗乾淨。愛兵心切的連長對憲兵的作法很是氣憤,還想去驗出血漬提告,我們一時也是義憤填膺,但在軍中可能沒有人想把事情攪大吧!大家睡了一晚,隔天地球依舊在運轉,太陽依舊很燦爛,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事後聽說那晚有個憲兵被某個連的老兵毆打,扯破軍服,所以全部憲兵隊出動到山下找阿兵哥算帳......

我現在想想,為什麼我們當時沒有對憲兵動手?五、六個聯手對付兩個憲兵絕對佔優勢,何況我們是個受過訓的連隊,每天體能又操得很勤,究其原因可能在平日的訓練與連隊的紀律,我們都是新兵就到新成立的政戰連,連隊一直訓練我們的體力與耐力,但沒有訓練我們習慣拳頭相向,而且我們連隊紀律嚴格,不容許有打架的事情,所以我們都不太可能去與憲兵正面衝突。軍人許多方面是被長久反覆的訓練而成的,許多臨場的表現似乎都是平日訓練的反應,尤其是平日都是聽命令行事的士兵。

25 26 27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