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行軍~2 ﹝回目錄頁﹞

政戰連行軍經驗應該不會比步兵單位豐富,但行軍對大部份的部隊應該都是必備的基本技能,我們在師對抗演習中有時還是要以行軍方式到達某些地點,那是為了要去襲擾對方部隊的時候。在70年底的我們第一次師對抗演習,半夜裡排長集合了全排人員,換上軍服,帶著槍枝,一行人走了好一段路,準備到某處對方部隊落腳處「霹靂啪啦」放鞭炮(演習中放鞭炮代替槍擊),走到接近台南縣龍崎鄉時,突然前面傳來大家各自趕快掩避的命令,我走在後面也不曉得發生什麼事,趕快躲入路旁住家的暗巷,不一會兒一輛輛的軍用卡車駛過,原來是我們要襲擾的部隊突然在移防,待車隊駛離後,我們只好整隊又走回排部,一個晚上這麼白搭一場,隔天中午整個演習狀況就宣佈結束了,我們又回到麗陽基地受訓。

在71年秋天參加的第二次師對抗演習,要襲擾的對方部隊都在排部附近,腳程都不算太遠。我在這次演習中都是偽裝身份在一個十字路口蒐集對方部隊動向,白天在一家機車行,晚上則躲到一棟興建中樓房的二樓,這常會看到對方步兵部隊來來去去的場景,在寂靜的半夜步兵連隊還在急急的趕路,後面幾個腳受傷的佇著拐杖在後面趕上,如果以為我在高處監看,會為他們的辛苦帶來感動或是什麼情緒,這對於當時的我是不可能的,在演習中他們與我是敵對的兩方,況且我在演習中也沒有好好睡過一覺,我的任務是確定他們的人數,並確定他們前進的方向,然後下樓以公用電話將此情報回報給排部,那個在一戶人家守著電話的弟兄,完成之後再回到我的位置繼續盯著路口,很寂寞的任務。

小時候看行軍中的阿兵哥會有一種莫名的興奮,但師對抗演習中白天在機車行裡,看著對方步兵行軍經過卻是讓我心中提高戰備,這些「敵人」如果有一兩個較機警的,識破我的身份,保證我吃不完兜著走,因為這些步兵在演習中不曉得已經走了多少路程,多日的疲憊,一股子怨氣沒得發洩,如果抓到一個對方的政戰連,剛好可以大大宣洩一下演習的情緒。記得有一天一堆步兵走過,我在機車行裡面盯著他們,有幾個步兵經過時還目露凶狠的轉頭瞪了我幾眼,不過都沒有什麼動作,畢竟我是在民房裡,後來聽到外面大聲嚷嚷著:「不要跑!不要跑!!」我沒出去看他們在追什麼,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在抓演習中所謂的「諜報隊」人員?

師對抗演習的步兵在行軍方面,一定都讓他們留下永遠的回憶,我們參加的第二次師對抗是我們所屬284師的演習,所以步兵就必須從台北走到嘉義縣附近,當時聽說有新兵因而逃兵,這也只是傳聞,不過後來在網路看到幾篇關於師對抗演習的軍友回憶,原來步兵連隊在演習前一段時間就會不斷練習行軍,從短距離到更長的距離,野外露宿的時間也越來越多天,在訓練期間有的營長還會要求連隊人員雙腳都綁上砂袋......

這讓我想到這雖然只是一場虛擬的演習,但對政戰連卻有某程度的逼真,在演習中一般雙方部隊一旦碰上了,對峙中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由裁判官依雙方火力裁定勝負,但政戰連在演習中有時卻真的要演變成與對方拳頭相向,同是國軍部隊,為什麼他們那麼憎恨政戰連?

我想除了我們常是沒有裁判官跟在身邊,因為一個排就只有一位裁判官,當我們一人或二人執行任務時,裁判官不可能跟著我們,所以一些突發狀況沒法依演習規則,而且政戰連襲擾破壞都不是用正規的作戰方式,步兵、砲兵、裝甲部隊....他們平日有事沒事就勤練戰技,保養裝備,在演習前更是再三訓練,但政戰連的任務之一卻是要趁著他們休息時,襲擊他們的人員,炸壞他們的武器,攪垮他們訓練成果,也難怪遇到政戰連的都會真的翻臉。

我們連上有個排在某次演習中,不曉得是什麼狀況,與對方部隊正面碰上,還動手打起群架,不過如果不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我都沒法詳說細節,因為當兵的心境與現在在網路「說當年畫虎濫」絕然不同,當時演習結束後回到營區,偶爾會談到一些演習的遭遇,但都只是大略提一下而已,因為接著就會放好幾天的演習假,演習中誰被俘虜,誰有多麼英勇的事蹟,對我們都不太重要,回到連上我們也就要轉變成士兵的角色,繼續連上的操課與訓練,還有軍中一堆的事情,其實我參加兩次師對抗演習,事後跟本不知道那個師打贏那個師打輸。

24 25 26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