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行軍~1 ﹝回目錄頁﹞

從小對軍人的印象就是從那些在家中前面道路行軍而過的阿兵哥得來的,那時覺得當兵就是全副武裝,在路邊排成一行的往前走,當時還流傳一句台語的打油詩:「空軍少爺,海軍紳士,陸軍乞丐。」大概那個年代一般人常看到滿身大汗在行軍的陸軍,隨處紮營,就地用餐的狀況,由此可見當時部隊常出外演習,而且都很接近民眾居住的區域,即使在八十幾年,我睡到半夜時偶爾還會被經過的戰車與軍用卡車那些轟隆隆的聲音所吵醒。

不管在小時候、當兵前或當兵後,我都很喜歡看這些很具有戰爭實況的車隊與行車隊伍。我心中蠻想當個步兵,有些因素也是從小就受這些行軍阿兵哥的影響,另一個因素是小時候就常看電視播出的美軍戰爭影片(如當年「勇士們」那類影集)。後來輪到我當兵時,才曉得並不是所有的陸軍都要行軍,我下部隊之後的兵器連,聽說演習時是有車輛可以坐。

被調到政戰連後,照任務性質來說,當時政戰連應該不會像步兵連隊一樣,常要靠雙腳行軍到目的地。狀況會是這樣的,當作戰開始,政戰連是以空降方式到敵營中,展開各項任務,不過在本島演習,不可能為我們一個連隊出動運輸機,況且也沒調我們去受傘訓,都是在演習開始前,我們就坐軍用卡車先到達對方兵力範圍,當演習開始之日,我們每個人都已在預定位置。在網路看到曾參加師對抗演習軍友的回憶,有些會提及從演習開始到結束都沒見到半個敵方部隊,部隊性質不同所見就會不同,像我參加兩次師對抗演習,從頭到尾都不曾看到自己那一邊的部隊。

所以政戰連應該比較沒有太多行軍經驗(至少與步兵單位比起來應該是這樣),但服役中幾次的行軍都卻都讓我記憶深刻,這大概是我們連長一種訓練方式吧!

在71年底我們由台北坐了三天專用火車到東勢,下午出了火車站,連長就開始帶我們一路行軍到麗陽基地,我們一堆才當兵幾個月的菜鳥,這才體驗到什麼叫行軍。連長那一路速度都保持的很快,其實我們身上也沒帶什麼裝備,就只有鋼盔與M16步槍,但第一次遇到這種行軍速度,走得真的很辛苦,M16步槍一下子背右邊,一下子背左邊,走得越久就感覺身上的東西全都是負擔,休息時還真想向路邊的人家乞討一杯冷飲來止渴。到了晚上我們終於走到麗陽基地,我雖然沒攪到落隊但腳底起了個水泡,那一次我們是穿軍用皮鞋走完全程。

後來在基地受訓期間,連長帶隊出去操課,還是那種快速的行軍速度,落隊的弟兄常會有一大票,我的經驗是當看到前面的弟兄出現落隊現象,開始與前位之間拖出距離時,就要趕緊超過他,不然那距離越拖越長,越後面的最後趕得越痛苦,至於落隊的弟兄自有連上的長官去照顧,我們那時都是菜鳥階段,真的是自顧不暇,跟本沒餘力再幫別人一把。

我覺得跑步時如果遇到體力不支或意志力撐不住,速度都會慢下來,跟不上隊伍,然後就會落隊,但行軍卻不同,即使走的很累,但為了跟上連隊,那兩條腿還是會如機械式的,交替著不停往前走,到後來會出現精神渙散的狀態,但兩條腿還是在往前走,如果看前面開始有拖距離的情況,順手去推他一把,換來的是他回頭的「頌三ㄒㄧㄠˊ啦!」那時候頭腦都有些雜亂不清楚了。我不太知道部隊中行軍的分類,不曉得我們連長這種行軍速度算不算是所謂的「急行軍」?

結訓回到北部,連隊就很少有行軍的機會,71年春夏到了中壢龍岡,有次連上排了一次行軍課目,連長帶著我們由營區出發,一路走到大溪,那時我們都由二兵昇到一兵,每天的長跑與體能訓練,已足以跟的上連長行軍速度。這一路走到了大溪,遠遠看到熱鬧的大溪鎮,我還以為會進入那個鄉鎮,結果休息了片刻,連隊卻是開始往回走,只是半路遇到午後大雨,大家全身淋得濕透,回到營舍,連上伙房趕緊準備薑湯,大家曬衣服的曬衣服,擦槍的擦槍,在熱鬧之中結束這堂行軍訓練。

23 24 25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