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跑步~2 ﹝回目錄頁﹞

284師政戰連每天跑步的制服,就是打赤膊與一條紅短褲或黑短褲,即使剛出發時有穿軍用草綠色內衣,但到半途中一定會把內衣脫掉,因為長久就習慣這麼打赤膊跑步。剛到中壢龍岡時,有一回午後全連又帶出去街道跑步,突然一輛吉普車追過來,一位憲兵下來很有「禮貌」的向我們帶隊官報告,軍團有某位長官請我們跑步時穿上內衣(面對這麼一個隊伍,憲兵當然不敢擺出平日執法的態度。)帶隊官二話不說,要我們穿上內衣(那時我們把內衣綁在腰際),繼續向前跑沒多久,大伙還是受不了,帶隊官一聲:「脫掉內衣!」又恢復我們打赤膊的老樣子,至於那個不知道是誰的軍團長官,在我們往後在中壢龍岡的半年期間,再也沒有叫人來要我們穿上內衣跑步,每天早上、下午兩趟長跑,他看久了也就習慣了吧!

在中壢龍岡因為體能操得特別勤,有兩位弟兄突然想複習一下「欺敵」課程,在連隊從營區穿過大操場的道路要到街道跑步時,一轉身躲入草叢中「潛伏」,等待連隊一趟一萬二千公尺長跑回來,連隊從街道跑進大操場的路上,整齊的隊伍開始凌亂,各自憑著個人的能耐衝回營區,這幾位弟兄就在這時「滲透」進到隊伍中,但有天還是被連上長官識破,當然換來的是反覆「複習」各項體能操練。

近兩年的跑步中,人的身體畢竟會有些狀況出現的時候,就會導致跟不上隊伍腳步,遠遠的掉在連隊後面,落隊者要接受體能的懲罰,記憶中我個人有兩次落隊經驗,一次在麗陽基地受訓時,休假回來隔天發現自己有些感冒狀況,跑步時體力不支就落隊了,回到連上落隊者全部再加強伏地挺身與交互蹲跳,後來去蹲廁所後,兩條腿要站起來時直發抖。在往後日子,習慣了長跑的生活,意志力也不不容許自己在任何狀況下落隊,即使再有什麼病痛,都得跟著連隊跑完全程。不過有次情況特殊,在中壢龍岡時有一天外頭的醫院來讓我們做捐血活動,隔天跑步落隊者一堆,我也是其中一個,捐血後落隊就免罰啦!

我覺得跑山坡路時就累人,如果是長距離的山坡,整齊的隊伍就會開始變得凌亂,腳力好的人才會保持平日的水準向上跑,大部分的人腳步慢慢會變得沉重,這時已沒法像跑平地時跟著連隊整齊的步伐向前跑,而是憑著個人能耐。但一般兵營常會在山坡上,所以跑山坡路的機會還真多,進麗陽基地大門會有個小斜坡,進關渡師部也有段山坡路,這兩處山坡的距離都不很長,還可以應付,淡水小坪頂稻香路那個道路又長又陡,連隊跑下去還是完整的隊形,上來絕對沒法保持整齊的隊伍,很類似的還有麗陽基地後面的高地,還好只帶去跑了幾次。

跑步最痛快的是回來時最後的衝刺,打散整齊的隊伍,個人憑自己的腳力衝回連上,因為又完成一次長跑,所以總是衝得心理好爽。我跑步的速度並不是很快,所以很少衝到最前頭,但記得有回在中壢龍岡,不曉得那根筋不對,與一位平日也不是速度很快的弟兄,在最後的衝刺階段,兩個人突然遙遙領先整個連隊,連長跑回來也莫名其妙,怎的這兩個傢伙今天跑這麼快?還猛抓人問道:「今天連隊的速度不是很快吧?」

當然政戰連不單單要跑步,回來後基本都要接著扶地挺身與交互蹲跳,如果下午沒其他操課,那整個下午就是一連串體能訓練時間,跑步只是整個體能訓練時段的前戲而已。

退伍後回到現實社會裡,發現部隊中的跑步訓練是很深刻的影響著我,在某個時期,我每天下午都會到附近國小運動場跑個五千公尺,當開始進入跑步狀況,那種情境彷彿又回到連隊跑步的時候,即使腹部那邊開始疼了,換氣突然不順了,意志出現停滯的狀況,總要勉強自己再往前踏出一步,想著連隊的口號,想著連隊跑步的節奏,雖然我的速度本來就不快,最後總要把全程跑完,最後一百公尺再來一段大衝刺,衝得痛快!休息了一下,把氣調順了,再來個幾十下的伏地挺身,這種習慣完全是被連隊訓練出來的,不論過了幾十年似乎都忘不了。

可惜跑步的習慣後來因工作關係中斷了,但跑步的念頭卻常在腦海中蘊釀,逮到機會就會自己操一下。或許跑步不僅僅是跑步,也許是現在再進入當年政戰連的時光隧道中,一種最直接的路徑吧!

22 23 24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