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跑步~1 ﹝回目錄頁﹞

在當兵記憶中有一些回憶始終忘不了,跑步就是其中一項,因為在政戰連的日子裡,除了一些特殊的日子,每天早上與下午都得來一段長跑,部隊駐紮到那邊就跑到那邊,服役幾年就跑幾年。退伍後與人聊當兵的事情,政戰連是什麼單位沒有幾個人聽過,唯有說起我們每天早晚都在長跑,別人才稍稍露出理解的面情說:「喔,那很辛苦啊!」

我本身個性其實是疏懶型的,讀書時代跟本沒有運動習慣,有次學校測驗八百公尺,跑完後全班大部份的同學都癱成一地,好像完成多麼偉大的事,到了軍中從新兵中心三千公尺,下部隊的五千公尺,到了政戰連變成早上九千、下午一萬二千公尺,再再挑戰自己的潛能。

284師政戰連到麗陽受訓前,在淡水小坪頂集訓一個月,那回憶是有些痛的,平日如幹訓班的管理方式,跑步則是全連打赤膊與赤腳跑山路,我現在查了地圖,這條陡峭的山裡柏油路是「稻香路」,途中有個高爾夫球場,山下就是復興崗,當時公車是從另一條路上小坪頂。每天早上與下午各一趟,跑到山腳下再跑上來,打赤腳跑柏油路難免會有擦傷,但當時的環境下大概沒人敢吭一聲,有次跑到山腳下,班上的弟兄跟我說我腳指頭在流血,我只望了望什麼都不想說。

當時全連成員都是由284師各單位調過來,但有一批1331梯的大專兵,有幾十位弟兄,他們下部隊到284師就被送到政戰連,他們服役的時間就抓得那麼準,一下部隊剛好碰到政戰連成立,在一年十個月的役期就參加了三次的師對抗演習。不過因為一下部隊就到政戰連,所以沒有運動短褲,那時連上還沒有集體買紅色與黑色短褲,我們其他的人都是在原單位時就已經有買運動短褲,所以他們當時是穿黃埔大內褲參加跑步(新兵中心發的),那種內褲有大又寬鬆,有個弟兄一邊跑,那話兒就這麼順勢甩出來見人,真是名副其實「遛鳥」,這是事後他們在聊當時往事才說出來,當時那種環境大概沒心情談笑。山中沒什麼住家,所以不會有妨害風化之嫌啦!

我覺得一般人如果沒有先天難以查覺的疾病,這麼操練是不會操死人的,但如果長久處在精神壓力之中,可很容易把人整死。284師政戰連到了麗陽基地受訓,連隊進入正常的操課,在谷關青山綠水的環抱之下,那種緊繃的精神壓力終於漸漸舒解。每天早上與下午各一趟麗陽至谷關的跑步,來回大約是五千公尺,打赤膊穿紅短褲的連隊就在這裡形成,而且不用再打赤腳跑步了。284師、319師、117師三個受訓的政戰連各自在跑步時,喊口號的聲音總是在中橫路上此起彼落。

有了小坪頂與麗陽的一番操練,驗證了一件事,284師政戰連的成員都可以經得起長跑,所以麗陽結訓後回到關渡師部,再到中壢龍岡、台北內湖,我們就像電影「阿甘正傳」的主角,到那邊就跑到那邊,而且從九千公尺延伸到一萬二千公尺。現在查了地圖,在關渡時跑步的路線是中央北路,因為跑步都會看到桃源國中,早上與下午跑步的距離不同,所以折返處也不同。

在中壢龍岡繞的範圍太廣,又都在市區街道,路線已難以記得了,那時剛好是夏天,午睡一起來就在大太陽下長跑,現在已經忘記身上那種被烈日烤得火熱的滋味,但卻記得跑在路上時,常會聞到路邊攤販賣小吃的香味,有時聞得肚子都餓起來,這樣跑步感覺很難受,回到連上後等到自由活動的時間,趕緊到福利社(連上自己辦的)買個東西止饑。

跑步有時也會有輕鬆的一面,像在麗陽基地跑到谷關,下午的那一場時間會比較多,如果碰到帶隊官心情不錯,偶爾會讓大伙在谷關自由活動,花個幾十塊到旅社裡洗溫泉澡,當時受訓是冬天,每天洗澡都是用山裡冰冷的水,泡泡溫泉真是好大的享受。在內湖時則是跑成功路五段到內湖公園折返,有時會讓我們逛逛公園再跑回來,算是長跑中暫時的好時光。

長時間這麼跑步下來,跟著連隊的的節奏,在每個人輪流答數「1!2!3!....10!」聲中踏出同樣的步伐,偶爾有人體力不支落隊了,後面的人馬上遞補向前,隊伍總是那麼整齊向前邁進。我現在覺得那個跑步不只是跑步,那其實是一種團隊力量,其中包含著連隊紀律的展現,連長都在最前頭帶領著部隊,其他士官兵皆融入連隊中,除非真有身體不適,不然絕不輕言離開隊伍,我覺得在那種狀況下,再跑個幾萬公尺,應該都還是會撐著跑完全程。

但我們不是陸軍田徑隊,我們是政戰連,跑步除了無行中培養出團隊精神,訓練個人體力與耐力是最主要目的,因為政戰連執行任務需要比一般連隊更多的體力,我在71年秋天參加的第二次師對抗演習,稍稍可以說明這種狀況,那時白天在十字路口的機車行,晚上還要躲到隔壁興建中的樓房,時時注意著路口對方部隊動向,有時還要出去附近偵查,幾個晚上還得換上軍服參加襲擾任務,而且我們都是在對方兵力範圍,常是一個人或兩個人在執行任務,精神上時時都要保持最高警覺,演習中很少能夠好好睡個覺,那些體力大概就是平日跑步日積月累而成的。

21 22 23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