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雜牌軍 ﹝回目錄頁﹞

後來在政戰特遣隊的網站,看到之後的政戰連成員都會挑學歷是大專的新兵,相較起來我們連隊成員很像個雜牌部隊,裡面士兵學歷從國中、高中職、專科、大學通通都有,士官分別是志願役的中士班長與義務役的下士副班長,軍官中則有正期、專科班、預官、大專兵轉服的預官。

從全師各個單位調來的士兵,多半是剛進部隊的上兵,少數有幾個是一兵,還有個是陸一特的三年兵,到72年夏天多數的人退伍後他應該還在連上,繼續每天伏地挺身,繼續每天長跑,心理滋味大概是五味雜陳。士官兵在連上除非有某種特殊關係,不然都得在相同的單位直到退伍,但軍官就不同了,尤其是正期的軍官,284師政戰連成立一年後,副連長、輔導長就請調走人了,可能在師部管轄下,調動的管道較暢通,後來還在師部通信連看到原本的副連長,他是士官考進官校的軍官,剛進去吃了許多苦頭,好像蠻喜歡跑步,那時看他一個人在師部跑運動場,一圈又一圈,似乎是位自我要求很強的軍官。

284師政戰連在成立之初106位成員,條件不一定都是最優秀的,因為各個連隊在挑選人員時標準不一,有的可能故意將平日在連隊表現不優的人趁機送出去,但我們連長從沒因此將人員退回原單位,慢慢將一個新的連隊訓練成個樣子出來。士兵中學歷因為從國中到大學都有,所以連上人才濟濟,一些國中畢業的弟兄當兵前已在社會工作多年,所以連上有熟練的木工、水泥工、油漆工。我記得連上有兩位大專學歷的弟兄,每次政治考試一定都是一百分,讀書方法真是超厲害。

這樣的雜牌軍整體的素質可能有些不平均,但就我參加連隊第二次師對抗演習的經驗來看,整個演習大半時間都只是一個人單獨在攪任務,連上其他人在幹什麼我都不知道,這種偏向一個人的作戰模式,或許是政戰連作戰本質,任務中被對方圍毆或俘虜或陣亡,都得自己承受,所以在任務中,較少與他人協同作戰,都看個人表現了。

記得當初連隊成立時,最後進來的是一批1331梯北部的大專兵,他們有幾十位的弟兄,他們在72年夏天退伍後,整個連上老兵幾乎全都換新,又是另一番新的面貌。我退伍一個月後(72年6月)曾接到班上一位弟兄來電話,他們當時已結束連隊的第三次師對抗演習,又駐紮到中壢龍岡那個營區,那是我最後一次與班上的弟兄聯絡,他們全都是北部的兵,我則是南部的兵,同是五專生,如果沒再插班大學,就得投入職場,踏入人生另一場戰役。

退伍後在工作的地方曾遇到一位連上的弟兄,他已是個木工師傅,當時他在附近一家商店為人做裝潢工程,我從店外經過看到他,很高興大聲的叫他名字。有一年在工作的大樓外遇到一位先生,過來問我是不是什麼學校畢業的,我說不是,雙方都覺得對方很面熟,但一時卻想不起在那邊碰過面,回家想了一個晚上,隔天又再碰面時,雙方都恢復記憶了,原來他是當時284師政戰連一位下士副班長,原本是幹訓班訓練班長,後來志願請調過來的。當時我與他在連上角色不同,原本就很少交集,二十幾後這麼偶然相見,雙方也只是笑了笑,沒再談半句話,也許在社會許多年的起起伏伏,歷經一番滄桑,當兵的過往雲煙不必再提,一切就盡在不言中吧!

20 21 22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