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關渡師部 ﹝回目錄頁﹞

關渡半山腰的師部營區,面對觀音山,天氣常是陰陰濕濕,除了大門還有幾道側門,政戰連成立後在這裡常是移進移出的,每次回來就會多出一些經歷,這裡感覺像是我們的老家一樣。

但是在這個大單位,有許多的官,並有其他的連隊,與政戰連駐紮在其他地方比起來,許多事情似乎顯得不很自在,初期常會有許多公差勤務,還有次因為去上別連管理的廁所發生些問題,自己乾脆在側門外的山坡挖野戰廁所。在這裡官多嘴雜,我這個小兵就遇到這麼一件很官僚的事。

284師政戰連在關渡時,好一段時間住的營舍都在師部運動場旁的一間大房子,那有點像倉庫或禮堂的地方,有天有個新兵來報到,按照連上慣例,先把大背包放著,換上短褲先帶出去跑個五千公尺再說,忘了那時是什麼狀況下,當天是由連上另一位弟兄與我帶他出去跑步,平時這種操新兵的事通常不會輪到我。我們就到旁邊的運動場一圈一圈的跑,還沒跑完全程,連上另一個弟兄突然被師部一位校級軍官叫去訓話,我遠遠看他立正站在那邊聽那軍官訓了好一會兒,我假裝沒看到繼續跑步,反正我們都打赤膊,那軍官也不知道我是誰,事後才知道,那位校級的軍官在訓說部隊有規定,什麼時段部隊不能長跑等等,這種事情對勤操體能的政戰連而言實在有些莫名其妙啊!

也因為在關渡師部有許多約束,我們在這裡都是按表操課,照軍中規定的過日子,因此也就經歷了每星期一的正步分列式、裝備檢查、軍紀月、軍歌比賽與刺槍術的測驗,當我們連隊離開了關渡營區,都是處在獨立連狀態下,在關渡師部的許多狀況也就會解除了。

在關渡時連隊還是每天打赤膊到營區外街道跑步,記得有次冬天碰到寒流來襲,淡水總是特別的冷,一大早大伙就先在寢室裡面做熱身運動,等到連長一下令,全連霹靂嘩啦開始往外衝,向平日跑步的路線猛跑,因為稍有停頓就會冷得打哆嗦,真是難忘的記憶。有段時間下午跑完步就會有段自由活動時間,我們會到營區附近的光武工專找學生比賽足球。

關渡師部在我服役回憶中佔了好大的部分,在這裡常常要出公差、休假老是要躲憲兵,也因為常駐紮在這裡,相對的休假都得往台北市跑,因此也留下許多休假遊台北市的回憶,當然也忘不了那陰霾天氣下衣褲襪子老是曬不乾的不便。

我下部隊第一站是在這裡,退伍前最後一站也在這裡,與這個地方似乎很有緣份,想起關渡這個營區,心中是有許多複雜情緒。

19 20 21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