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新兵訓練中心 ﹝回目錄頁﹞

﹝照片說明﹞台一線道路,分隔島上有個「官田營區」的指標,「新中營區」也在那附近,路過看裡面的營舍都已改建成樓房。附近農民都栽種菱角,所以沿路常有農民販賣菱角。

那個訓練新兵的「新中營區」在台南縣官田鄉,搭公車走台一線,往北時只要經過曾文溪橋就要準備下車。報到之後與在初到成功嶺受訓一樣,又是身體檢查、理頭髮、領裝備、編隊伍......等等一連串由老百姓傳變軍人的程序,所不同的這次要真的是當兵了,要待個整整一年十月!

因為曾參加過成功嶺集訓,所以大專兵的新兵訓練只有短短一個月時間,我在編隊伍時又是排頭,還好這次只是班上排頭,不是連上排頭,不過在新兵中心不像成功嶺那麼多形式的東西,著重在許多單兵的戰鬥訓練,常常會有野外課程,連隊一路要到野外上課時,值星官就會突然下一道命令:「單兵注意!敵機臨空,單兵如何處置?」於是就見一堆菜鳥新兵趕快往路兩側的草叢尋找掩護。許多時候都要在土地上爬過來滾過去的,我記得有次上滾進課程,我們手腳夾著槍向前翻滾,我就這麼失去方向感,越向前滾進方向越彎,那個班長看了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好,記憶中新兵中心的班長都不會很兇悍,倒是連上的預官輔導長可常是兇巴巴的,比連長還會訓話,不曉得吃了什麼炸藥。

在新兵中心就開始操練我們的體能,像跑步、扶地挺身、交互蹲跳,這些從中心到之後的下部隊,都是日常操練體能的方式,不過在中心跑步最多只跑個三千公尺而已,那時已感覺是很長的距離,那知道下了部隊之後,跑步的距離卻是越來越長。

可能新兵的許多基本課程在成功嶺都已演練過,所以在新兵中心對許多方面都不是很嚴格,比如說摺棉被,阿兵哥每天摺棉被是被要求很嚴格的,不僅要弄得四四方方,側面還得摺出線條來,但是我們那時在中心跟本沒有棉被,可能我們那時是大熱天的夏季,他們為了省事,好像只發被單還是什麼的,結訓休假時還叫我們拿回去洗乾淨,結果我分發部隊後,為了摺棉被又吃了一些苦頭。

在新兵訓練中心最好的一點是每個星期天都可以見到家人來探望,那好像叫「懇親日」吧,有時班長在吃午飯前會讓全連繞著連集合場踏步唱軍歌,用意好像也是要讓阿兵哥的家屬看看自己子弟的表演。

不過新兵訓練中心終究只是一小段過程,最重點是在結訓後的抽籤分發,這將決定我們近兩年的去向,那個才真正是我們兵役生活。那個分發的單位籤紙上就只有該單位的信箱,我們都不知道單位到底在那邊,不過大部分的人都不想到外島吧!

結束新兵訓練後,在要抽籤之前會放幾天假,除了讓我們回家休息幾天,還得帶一堆衣物回家洗乾淨,要回部隊報到的前一天,我還去探望我的祖父母,當時不曉得自己抽籤後會到那裡當兵,也不曉得最後自己能不能平安歸來。

抽籤在新兵中心的大操場,一個一個出來自己在籤筒抽出那決定自己兵運的號碼,然後私底下就會互相討論一番,我抽到是「9290附5部隊」。

所有程序都塵埃落定後,新兵訓練中這場戲很快到了尾聲,這個月過的真是快,我到現在幾乎忘掉在那個中心所有的人事,卻很清晰的記得在那個還是夜色的凌晨,一堆百分之百的軍中菜鳥,每個人揹著一個軍用大背包,一行人從中心慢慢走向火車站,各自被班長帶上不同的火車,向我們不知道的未來軍旅生活前進。

我們這些抽到「9290附5部隊」的菜鳥被一位班長帶著,坐上往北的平快火車,經過好久的時間才到了台北市火車站,又轉搭公車到關渡,我服役的家就是關渡師「284師」。我們抽到的單位是在台灣,不必坐船到外島服役,不過服役一段時間之後才知道這種陸軍野戰師,在當時每隔兩年都會與外島的部隊整個互調。

1 2 3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