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內湖某營區 ﹝回目錄頁﹞

71年底依照當時野戰師的慣例,師對抗演習後就會移防外島,於是284師就必須移防到金門,由當時防衛金門的226師回到台灣,政戰連因為還在試驗階段,因此不用跟著過去外島。兩師大移防應該是個大工程,但我們什麼都沒看到,因為我們又奉命搬家了,離開關渡駐紮到內湖某營區。

政戰連駐紮的內湖某營區,這個大營區空蕩蕩的,就只有我們在這裡頭,好像暫時來幫人看房子似的,也許在大移防中我們是狀況外的單位,先到這邊等待他們處理好,我現在是這麼猜測。

大單位正在調動,政戰連在這裡還是持續的訓練,一下午又是體能操練時間,不過感覺上似乎沒像在中壢龍岡那般活躍,可能季節已進入冬天,而政戰連成立到這裡已有一年多的時間,經歷了麗陽基地受訓與兩次師對抗演習實戰的洗禮,人員有某種程度的成熟,軍士官兵相互間也有某程度的了解與感情,所以在訓練上就有比較多輕鬆的一面,平日操課時互相會開開玩笑,下午從營區跑步到內湖公園後,有時會在公園讓大伙自由活動一段時間後再跑回來。

可能是許多背景因素,我對我們在內湖營區的操課沒有太多記憶,但記得我們連隊在這裡有排一次打靶射擊,那還是政戰連成軍之後第一次打靶射擊,我從新兵中心下部隊到退伍也就只有兩次打靶,第一次在步兵營,那也是因為要營測驗所以連隊才會去練習。

不常打靶射擊的原因,可能是打靶射擊所需的靶場距離一些營區都很遠,我記得在步兵營兵器連要走好久的路程才到靶場,在關渡師部必須翻過一座山才有靶場,而內湖某營區範圍比較大,所以後方剛好有個靶場,連長才有機會排一次射擊的課程,似乎台北市附近的部隊與靶場都有一大段距離。而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在台灣島內的部隊,槍械彈藥管制都很嚴格,也因而下部隊之後打靶射擊的機率反而變得很少。

在內湖時期連長請假回家完成終身大事,連上還出動幾位住在北部的弟兄去幫忙婚禮,不過連長回到連上後,跑步時就難得的落隊了。感覺上連長永遠都在部隊前面,帶著我們走過好多地方,經歷好多的事,尤其我們這些進到連隊時都還是菜鳥的兵,在他的領導之下漸漸成長成為老兵,他管理連隊雖然嚴格,但都讓我們平安的退伍了,事隔多年他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好長官。

在內湖時期,我們一些剛當兵就進入政戰連的菜鳥,也陸續昇到上兵階級,不過在試驗中的政戰連,上兵並沒有特別的待遇,我們還是操體能、輪流衛哨勤務,可能是我們連上新兵並不多吧,只是越接近退伍的日子,心情就會越穩定了。

在內湖待了幾個月,還是體能操練與按表操課,沒有什麼特別的狀況,我們在這裡度過了一個農曆春節,連隊離開時剛好碰到下大雨,營區淹大水積水及膝,在雨中大伙將連隊的所有家當一一搬上卡車,我們又要回到熟悉的師部,而我們也由284師變成是226師管轄下的政戰連,這是72年的春天,我越來越接近退伍的日子。

18 19 20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