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結訓演習~被打了一發空包彈 ﹝回目錄頁﹞

﹝照片說明﹞這張中橫照片是78年5月我獨自遊中橫所拍攝的照片,已是退伍後第六年。

在麗陽結訓前,我們受訓的三個政戰連至深山裡頭,展開四天三夜結訓對抗演習,記憶中最深刻的是第一天全副武裝一直在爬坡,從白天走到晚上,而我當時不知怎攪的,身體不適感到饑餓到一直冒冷汗,但黑暗中還是要緊緊跟著前面班長的背影,一方面累到沒話說,一方面怕一失足就跌到山谷中。

但是對於那幾天在山中的演習經過,我現在已沒有太多的記憶,卻記得有天我們那一班安頓在山中的一處,我看到山下有家雜貨店,因為第一天出發的饑餓令我耿耿於懷,所以徵得班上弟兄的同意,我單獨下山到那家雜貨店買了一塊大麵包,回來與弟兄分享。

演習最後一天我們連隊沿著中橫要走回基地,半路連長突然心血來潮要埋伏狙擊手,襲擾後面回來的別個連隊,剛好點到我們這一班,於是我們每隔一段距離就定點埋伏弟兄,武器是「鞭炮」,在演習中都是用鞭炮代替射擊,我與另個弟兄被安排在最後一個點,當時卻沒注意到我們埋伏的地點有個階梯上來。

我找了個隱密的地方躲著,還用許多的樹葉遮蓋,躲了好一段時間,就看到下方中橫路上開始出現對方部隊隊伍,但突然又聽到周邊有人緊急吆喝,一陣騷動!還沒了解狀況,情急之下,我趕緊點燃鞭炮,想趕快閃人,迎面卻被對方連隊的巡邏隊逮的正著。原來對方連隊一路飽受前面我班上弟兄的襲擾,已先派人員巡邏,剛好我們兩個埋伏的地點有階梯上來,就先俘虜我班上另一個弟兄(他沒有掩蔽自己),我跑出來也剛好被逮。

對方兩個士兵押著我叫我繳槍,我只好嘻皮笑臉說著:「只是演習嘛!」他們還真的相信,就這麼走了一段路,我突然往後開始狂奔,「砰!」一聲槍響劃破山中的寧靜!他們其中一個情急之下還真的打了一發空包彈,可能是朝天空射擊吧,我彈夾中也有空包彈,難不成我也要拿出來對打?俘虜要逃是我的職責,三個人就在中橫演一場我跑你追的場景,我後來跑進一條小路,又彎進一條乾涸的小溪,情急之下趕緊躲在一個大石頭後面,他們原本沒有追進那條乾涸的小溪道,但後來又轉回來還是把我逮到了,我那時還聽到他們其中一個一邊追一邊氣急敗壞的說:「ㄏㄡˋ!如果被我找到,要怎樣怎樣......」這下子我只得把M16步槍心不甘情不願給了他們,不過他們兩個並沒有對我怎樣怎樣。我的M16步槍被沒收了,只得被押著到前面與他們其他人員會合,他們有個軍官還調侃我說:「跑幹嘛啊!」跟著他們坐車回到基地,所有訓練也到到了尾聲。

我後來常看戰爭電影,延遲對方部隊前進的狙擊手埋伏任務,結果總是要被犧牲掉,所以我被俘虜(或已算陣亡),應該也不算過失吧!

所有訓練結束後,三個連各自回到自己所屬的師,284師回到台北關渡後,在72年夏天我退伍前再也沒有受其他的訓練,也不曾回到麗陽基地,直到後備軍人教召,在75年與77年我才又到了那許多特種部隊熟悉的地方。

13 14 15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