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一次師對抗演習~2 ﹝回目錄頁﹞

﹝照片說明﹞台南縣龍崎鄉182號道路,西可至台南市、高雄縣阿蓮鄉,東可至台南縣玉井鄉、左鎮鄉與高雄縣旗山鎮,這是我在這次演習中主要路線之一。在民國七十幾年道路狹窄,又常有砂石車經過,行車都要很小心,現在道路已拓寬。當年此區域經常有師對抗演習,常見演習車隊與行軍的步兵來來往往。

在部隊裡演習如同作戰,那年頭的師對抗是軍中很大的演習,由南北兩個師,幾萬個士官兵南上北下,在某個地區雙方展開作戰演習,有的人當三年兵也遇不到,但對我們這種連隊卻是一項重要任務。在真正的作戰時,我們得空降或利用其他方式到對方陣營,從事一些搜集情報、襲擾破壞、敵後政戰....等等任務,但在本島演習中,我們卻是坐軍用卡車先到對方兵力範圍,以排為單位,再分個人責任區域,所以我們常都是一個或兩個人的行動。

在那個年代演習兩方部隊一旦交鋒,在一定的距離雙方就不能前進,由隨行的裁判官依槍枝火力去判決誰輸誰贏,不會有雙方真的槓上的場面,而我們每個排僅配屬一位裁判官,當我們便服偽裝出外蒐集對方情報時,是沒有裁判官在身邊,一旦被對方阿兵哥識破身份,面對對方的激情反應,個人安全真的堪慮,許多狀況真的要靠個人的臨機應變才能安穩度過,不然下場可能會被一群人圍毆或最後被俘虜。

我們平日雖然著便服偽裝,但當兵的總都還是一副當兵的面孔與模樣,而且我們軍紀又嚴格,沒法留長頭髮,一看就是那種阿兵哥的髮型。

在這次演習中我騎機車載著班長,在台南縣、高雄縣的山區與鄉鎮跑了好大的範圍,甚至都到了我們連隊另外一個排的排部,他們竟然是住在當地派出所裡,在這樣東奔西跑中,一些狀況就發生了......

這有一天下午,機車一直騎到連上別排的範圍,來到鄉間一座小橋,遠遠的看見橋樑的兩邊都有一堆阿兵哥趴在地上,機車經過橋樑後竟然發現是我們連上別排的弟兄,這種演習的範圍很大,很少會遇到連上別排的人,真有點他鄉遇故知的感覺,沒演習經驗的我禁不住打聲招呼,又把機車騎回頭,想看看他們有事沒事趴在地上幹嘛?那知道機車這麼一下子就到橋樑另一邊,赫然發現那邊是對方的部隊,原來是不同陣營的部隊在對峙中的狀況,我們無意中闖進一個師對抗演習中對峙的場景中!

他們的阿兵哥有看見我在與我們連上弟兄打招呼,知道我們可能是什麼單位的,當機車一靠近他們的瞬間,雙方都在驚訝的狀態時,其中一個阿兵哥突然站起來隨地拿起一隻甘蔗棒猛揮過來,我也隨即頭一偏躲開這一棒,但坐在後座的班長視線被我擋著,他的反應是手舉起來擋,所以就挨了一棒,後來他說沒事,我不知道他到底會不會很痛?

我們趕緊離開現場,不過這一棒弄得我們很不爽,於是打電話回排部討救兵,這距離我們排部已好遠,等了好久來了兩輛機車、四位弟兄,還有位弟兄身上帶著石頭,準備以飛車丟石頭反擊,待我們一干人再回到小橋時,橋上已空空沒半個人,事後才知道當時隨隊裁判官已判決我們連上另一排的弟兄火力輸對方,必須自小橋撤退,對方部隊隨即在後面追擊,聽說我們那幾個弟兄一路跑得很辛苦,但最後終於成功脫險。

每每在回憶這件事,我心裡都還蠻感謝對方部隊那位揮棒子的阿兵哥,那個動作僅在那一瞬間,沒看清楚他是官還是兵,當時他雖然表現得那麼激情,但可以看得出反應真快,不過我感謝的是他揮過來的是甘蔗棒,不是步槍或是刺刀。

其實從這個事件可看出我們這個剛成立不久的連隊有許多生疏的地方,首先我們別排的弟兄白天似乎不應該出現在那邊與對方部隊對峙,政戰連襲擾行動都是以突擊方式,都會選擇在夜晚進行,殺個對方措手不及。然後我們這幾個穿便服後來也不適合去找橋樑上的士兵算帳,穿便服在演習中搜集情報,只是便宜行事,但在襲擾行動我們還是都會穿上軍服。幾個穿便服的要去挑一堆全副武裝的軍人,似乎不符合作戰演習的規則,而且對方有槍、有刺刀還有空包彈,我們幾個空手要與那一堆人正面衝突,真是初生之犢的衝動啊!

有一天我與班長來到一個山中的鄉鎮,在道路遇到一個在拉電線的士兵,可能是位通信兵,我就藉機過去跟他聊了幾句,想套出他們部隊紮營的地方,我還冒稱我們是他們那一邊的特遣隊,並出示我在半路撕下心戰標語,那是他們那邊部隊貼的。只是他一直做他的工作,似乎不想講太多話,不遠處還有他們一堆阿兵哥,在道路旁挖砲陣地,好像在架設對空的高射砲。

在基地受訓時,有堂敵後政戰的課程,會叫我們就地更改對方的心戰品,達到混亂敵方的目的,在演習中在某些路段的路樹上會貼著一些心戰標語,只是這種對抗的兩軍都是台灣的部隊,所以標語中的內容目標應該都是差不多的,除了落款者是「甲軍」或「乙軍」,我有時會去撕下帶著,有時會把甲軍改成乙軍,但實際作用可能不大,就當作是受訓的實地運用吧!

除了平日搜集情報的任務,夜裡我們得換裝軍服到對方紮營的地方從事襲擾,在演習中不是真的開槍,只是以放鞭砲與吹笛子代替槍擊,以木頭綁起代替炸彈。這次演習有個半夜,一行人走了老半天的路要到某處去襲擾對方軍隊,到了半路卻見對方軍隊卡車緩緩開來,原來他們已在移防,我們躲在暗處的路邊,連吭都不敢吭一聲,直等對方軍隊遠去,無功而返。

在這次演習中,我還見識了演習的一些場面,有直昇機與武裝吉普車對擊的演練,還有...路邊拋錨的裝甲車,有天還看到一大遍田地中雙方大軍對峙,那真是很狀觀的場景!不過那種地點總是有許多對方部隊,還有時候會有將領級的在一旁視察,我們只能騎著機車匆匆而過,一點也不敢久留。

第一次演習中,我似乎在一種新鮮與學習的狀況下安然度過,不過在71年秋天參加的第二次師對抗演習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情況。

我們又回到山訓的基地,並且有10天的演習特別假,到最後結訓前,我們與同樣受訓的兩個連隊將在山裡展開對抗演習,為期四天三夜。

12 13 14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