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麗陽基地照片~3 ﹝回目錄頁﹞

這張照片於70(1981)年11月27日拍攝,地點在麗陽基地附近山區,課程是「野外求生」,這是我唯一的麗陽基地上課照片,咱們中士班長拿照相機,下士副班長與六名班兵全都入鏡,士兵除一位是一兵階級,其他(包括我)都是二兵菜鳥。

說起「野外求生」這課程,就想到284師政戰連剛成立在淡水小坪頂師部集訓時,第一任連長(幹訓班隊長,還沒到麗楊基地受訓前就走人了。)曾說他之前到麗陽受訓時,「野外求生」的課程是很辛苦的,只帶一把刀與少許食糧就把人丟在山裡......,由於這許多傳聞,所以我們到麗陽基地受訓前,心裡是非常惶恐的。

也許麗陽操課的嚴格程度是因受訓單位而不同,對於我們這種還在試驗中的師屬政戰連,或許許多課程就沒有攪到那麼逼真。這張照片的「野外求生」課程,我已經忘記細節過程,不過我記得在上簡體字的課程時,教官還交待不要真的熟練這些簡體字,退伍後不會用上的。當時台灣還是戒嚴年代,如果我們退伍後還老是寫簡體字,警察真的會找上門。

那年受訓中我們並沒有爆破課程,當時曾聽班長說在我們受訓的前幾年,有些人受訓後「學以致用」,跑到溪邊炸魚,結果出差錯炸掉幾條人命(這只是當年聽說的),因此我們那一年沒上爆破課,還好後來參加師對抗演習,都只是用木頭綁著代表炸彈,沒有真的要我們去炸掉什麼東西。

記得繩索下降與攀岩是在大甲溪旁的山壁上課,其他單索、雙索突擊吊橋....等等課程都在營區高塔進行,當年「急迫渡河」是用軍用雨衣裹著稻草當浮筒,在大甲溪中實際操課,還真的讓人浮起來。有次大白天在山區上「摸哨」課程,胖胖的教官在一個空地守著,要我們各組從周圍的草叢摸過去,我們雖然很小心的靠近目標,可是白天還是很容易被發現,教官大喊著:「出來啦,看到你們了!」但我們都沒理他,趕緊又悄悄的溜走了。還有一次在空地上跆拳道課程,教官叫我們蹲著馬步,跟著口令練習正拳攻擊,還說揮拳要揮到額頭冒汗,不然就要倒大楣了!那時是冬天,要流汗可不太容易,這麼一拳一拳過了一段時間,教官經過我面前,用手指頭拭了一下我的額頭,我還真的揮拳揮到額頭有冒汗啊。

麗陽基地的課程真是多,白天、晚上都有各項訓練,但結訓後回到師部,都沒法實際應用,很多東西很快就慢慢淡忘,而且麗陽的許多課程都是針對對岸敵軍為出發點,但後來我們在師對抗演習中,面對的敵軍卻都是同樣的國軍,所以一些麗陽的訓練始終沒派上用場,不過沒用上其實是件好事,表示兩岸無戰事啊!

在麗陽有個課是要認識共軍的服裝裝備,總會挑個弟兄穿起共軍軍服,於是就會有弟兄湊過去拍照留念,但後來這照片被副連長看見,覺得事態嚴重,在晚點名時霹靂啪啦訓了一頓。可能當年這些訓練都是機密,所以跟本就不能照相,而且還是穿著共軍軍服,或許就因為這事的發生,連上有相機的弟兄沒繼續再拍照,我手頭上也就只有幾張麗陽基地受訓時期的照片。

10 11 12
回目錄頁TOP
隨意玩網•想當年在當兵